【桑普】 否決假普選的大奇蹟日

2015-06-21|来源: 民報

雖然路漫漫而修遠,但是歷史潮流浩蕩,香港人始終懷著快樂和希望,料將持之以恆,為民主普選抗爭到底。

6月18日,立法會審議假普選方案進入第二日,及至中午已再無議員要求發言,假普選方案隨即交由全體立法會議員投票表決。在新民主同盟范國威議員的要求下,立法會開始記名表決程序。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宣佈響鐘5分鐘後表決,但在響了4分鐘之際,經民聯林健鋒議員突然提出休會15分鐘,民主派議員群起反對,指鐘聲已響,不應休會,曾鈺成最終否決林健鋒的建議,決定如期付諸表決。

然後,大奇蹟開始發生。在表決前17秒,民建聯葉國謙突然站起來帶頭,然後大批親共建制派議員集體離開會議廳,猶如考生在宣佈開考前17秒突然起身離場遁走,結果在親共建制派之中,只剩8名議員及主席曾鈺成在場。最終政改方案只有37人表決(已經超過全體70位議員之半數),其中8人贊成(自由黨5名議員、工聯會陳婉嫻、工業界林大輝及保險界陳健波),28人反對(民主派全部27名議員及醫學界梁家騮),主席曾鈺成避席不投票,導致共產黨精心炮製的假普選方案意外地被「高票否決」,出乎各方意料之外。8比28,這組數字將會永遠烙印在香港歷史文獻之中。

為甚麼這些議員突然離場?經民聯林健鋒解釋說:離場是希望爭取時間,讓鄉事建制派議員劉皇發趕返立法會投票。果真如此,簡直不知所謂!發叔一票真有那麼重要嗎?搞到其他32人,不論是否屬於鄉事派或經民聯,都要一律離場不投票來恭候他?好比說,某一朋輩不來參加公開考試,所以他的32位早已坐在考場內的朋友在開考前17秒集體離場在場外「等候」他,有無搞錯?

有些人想把責任推卸到發動林健鋒一個人頭上。但是在決定離場之前,林健鋒用手機跟別人通過電話,然後與譚耀宗及陳婉嫻交談,涉嫌他剛收到某君通知,要求親共建制派在表決開始前集體離場。這顯然是有組織、有預謀的盤算和計畫,絕對不是林健鋒一人一言足以左右大局。畢竟林健鋒及真正幕後指揮者的「離場」建議,只不過是「一呼」,關鍵還是要有其他超過30位蠢蛋議員的「百應」,才能集體「行動」。果然,奴才們的心理反應儼如條件反射,毫無獨立思考。有人廣發群組短訊,大家看看手機,然後集體離場。這樣一來,怎能把缺席責任全部推卸給林健鋒一人?當然,事後證實,經民聯林健鋒及民建聯葉國謙因未有通知全體建制派及沒有清楚指令,以致釀成這次政治災難,但難道其他離場的議員通通都沒有大腦?竟然沒有任何一人懂得拉著或至少提醒陳婉嫻、林大輝、陳健波及自由黨5名議員一同離場?無論如何,這些奴才常說民主派這次「綑綁投票」(事實上他們意志自由,絕無綑綁),反而33人卻在最後關頭真的「綑綁缺席」。誰是奴才蠢才,真相一目了然。

事實上,這些人(以及幕後指揮操控他們的中聯辦港共集團)的真正目標是要促使中午出席議員人數少於全體議員半數而「流會」,讓民主派議員無法在當時否決政改。他們的算計,其實是希望親共建制派人數「齊腳」,衝高支持通過偽政改方案的票數,以41票「高票」支持壓倒28票反對,令他們史上留名,足以向黨交待,大家謝主隆恩。因此,他們希望中午立法會內僅剩不超過34人(低於全體議員半數),足以導致當時表決因人數不足而「流會」,等候當天下午再付諸表決時「齊腳」然後集體「彩」。在這方面,他們相當「齊心」,至少肯定已經獲得某位幕後操控者首肯和批準。屈指一算,民主派27人在場,梁家騮1人在場,自由黨5人在場,林大輝1人在場,剛好只有34人,其他全部離場即可。於是,他們極有可能用了一個特殊的What"sApp之類社交群組,或者過時的SMS,專門通知其他35人離場,但是竟然沒有嘗試通知自由黨議員及林大輝這類「唐營人士」(他們代表香港本地工商界勢力),藝高人膽大,只盼其他人一個也不能少。

不料,完美主義、形式主義、集體主義、英雄主義(簡單來說就是弱智)害慘了他們。畫虎不成反類犬,偷雞不了蝕把米。千算萬算,不如天算。他們離場後笑意盈盈,後來才猛然發現,陳婉嫻、潘兆平、陳健波3人竟然坐在議事廳內沒有離開。勞聯的潘兆平不但留坐不走,更加沒有投票(他聲稱當時情況混亂,到他回過神來想按掣投票,點票鐘聲已響完)。結果是:37人在席,人數過半,沒有流會,其中36人投票,僅有8人支持方案,高達28人反對方案,偽政改方案終獲「高票」否決,堪稱史無前例。32位「離場」議員在場外的表情,跟電視劇《大時代》最後一集丁蟹及四蟹的破產茫然表情一模一樣,只差沒有人抓他們上天臺,把他們逐一扔下樓而已。這就是這次《大時代》重播的「丁蟹效應」。

事後,有意成為特首的「離場」新民黨葉劉淑儀表示「好遺憾」,在電臺節目中哭哭啼啼,說自己只是「跟大隊」,「今次是一場誤會,要向選民道歉」云云。同樣「離場」的民建聯譚耀宗則聲稱:希望大家日後只會看表決結果,不是票數,「從歷史去看,不要只看一次投票」云云。畢竟,這些說法完全狗屁不通,鴕鳥可笑!他們這些人只不過是《大時代》中「四蟹」之流,但是共產黨這隻「丁蟹」絕對不是省油的燈,該扔掉的,始終都會在適當時候被扔掉,犯了嚴重政治錯誤,就有可能需要承擔後果。你誤會,你遺憾,你就需要負起責任。習近平這麼多年來塞給這些奴才及整個港共地下黨集團這麼多錢,換來的竟然是這些奴才「離場缺席、嬉皮笑臉、然後O嘴」,得出8比28這個流芳萬世的「慘烈」政治結果?王光亞、張曉明、梁振英,你們的監督操控責任何在?還要繼續往下卸責嗎?飯桶!民建聯、工聯會(陳婉嫻除外)、經民聯,你們的隨機應變能力何在?抑或只懂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垃圾!中國共產黨,恐怕最後會在關鍵時刻被這類貪婪無恥弱智之徒徹底瓦解。放任這群敗類繼續尸位素餐,滅習亡黨正式進入倒數計時。

另一方面,「建制在場派」當然春風得意。自由黨田北俊議員表示:「他們(建制離場派)需要耗時向社會,特別是香港市民解釋。」田北俊承認自由黨也在建制派的What"sApp群組內,但當時沒有在群組收到任何新消息,「怎會怪自由黨,怪就怪他們自己安排不好」。所以很顯然,「建制離場派」一開始就已經不把自由黨算作自己人。所謂「建制派」,根本一開始就存在著「港共系統」(建制離場派)及「非港共系統」(大部分建制在場派)的尖銳對立。田北俊又補充:自由黨一直支持「500萬港人選特首」的方案,因此一定坐在立法會內投票,暗諷之意,溢於言表。自由黨方剛議員甚至聲稱:中聯辦協調部部長沈,事後來電多謝他們支持方案,更稱他們做得好。這樣為中聯辦曲線開脫「動員離場」責任,一家便宜兩家著,真有心計,真夠意思。

話說回來,還是亞洲電視主要投資者王征說得快、狠、準。他當日在微信發帖文,建議中央立即撤換特首梁振英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以示問責。他表示「敵人並不強大,卻成國際醜聞」,認為大家多年心血、打拼、犧牲,白白付諸東流,其沉痛心情非言語所能形容云云。他建議中央仿效當年「撤董之舉」,「長痛勿如短痛」,立即撤換梁振英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以示問責,以儆效尤,重新出發。其言論一方面把中共黨內江派與習派的鬥爭浮上檯面,另一方面卻把香港人的心聲說了出來(姑勿論動機如何),足見中國共產黨內離心離德裂痕已經暗地不斷擴大。習近平極力控制,但卻無力控制,人才凋零,生氣悲憤,轉為震怒,攪來攪去,究有何用?與其賴地硬,不如襯地稔!

無論如何,王征至少說對了一點,這次真的是一件「國際新聞」(雖然是笑聞大於醜聞),而我就是親身目擊證人。在「政改」方案被否決當日,我身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走路經過一家雜貨小店,與中年店主閒聊一會。他知道我從香港來,還未等我說下去,就立即主動跟我說:今天香港立會內的新聞很精彩,表決結果充分展現爭取香港人自由民主的意志。我聽後一直感動至今,久久不散。所以香港人千萬不要輕視自己的微薄力量。人在做,天在看,我們所不認識的別人也在看,默默祝福,默默打氣。

面對大局,我有以下六點建議。

一、正名二分。以後大家不妨改稱33位議員(包括在場而不投票的潘兆平)及其政團、幕後指揮者、港共集團為「建制離場派」,名正言順,以示他們與自由黨、陳健波及林大輝等「建制在場派」的區隔,以客觀事實(在場或離場)為準繩,正式把「建制派」一分為二來看待。至於港共資深黨員陳婉嫻議員,也可勉強視她為半個「建制在場派」(但她的工聯會黨友卻一個都不是),至少她是「建制中間派」,是繼曾鈺成之後另一隻油滑麻利的「蓬間雀」,足以在「建制在場派」及「建制離場派」兩者之間飛來飛去,左右逢源。

這套方略在政治輿論及民主抗爭方面都相當重要。套用港澳辦主任王光亞的語構,大家以後可以大膽作出以下結論。香港建制派陣營分為兩類人,一類「別有用心」,打著支持「政改」的民主幌子,肆意曲解「2017一定要得」為「2017等埋發叔」,曲解「袋住先」為「等埋先」,在有史以來最重要的香港政治關鍵時刻,離場缺席,不投票支持「政改」方案,阻撓「民主」步伐,對抗中央「全面管治權」,涉嫌曲線支持港獨,行為已經超出黨國政治道德的界限,兩面三刀,說東做西。這些人數目可觀,危害不淺,不只是離場派,而是陰謀派、變節派、弱智派、軟骨派。中共中央應該對他們及指揮領導他們的港共頭目「堅決鬥爭,絕不含糊」。這些人多年來領取黨中央各類維穩經費,但卻在關鍵時刻,在主觀上企圖「發動出缺流會」,在客觀上變成「離場缺席投票」,兩方面都是民建聯、工聯會、新民黨、經民聯長年累月高調抨擊的「浪費公帑、白領薪水」行為,操作技巧拙劣,結果令黨震怒。「行政長官普選制度設計,就是要把這些人排除在外,不僅要限制他們『入閘』、阻止他們『出閘』,即便他們僥倖當選,中央也會堅決不予任命」,否則「對國家是災難、對香港是災難,對一國兩制也是個災難」。怎一句「好遺憾」了得?至於另一類建制派人士「屬建制派少數」,與中央在政見及治港理念方面或許不一致,但認同和支持人大831框架下的「政改」方案,言行一致,投票贊成,聞風不動,忠黨為君,正是忠誠的在場派。王光亞,你懂嗎?

總而言之,針對中共,一分為二,必先正名。接著,民主派就可以集中力量,聲討「建制離場派」,笑對「建制在場派」,一分為二,分而視之。縱使政見不合,民主派可以與忠誠堅定的「建制在場派」(尤其是自由黨)溝通,但是應該拒絕與缺德無能的「建制離場派」溝通。換言之,經過618一役,民主派人士應該懂得把「狗」和「豬」區分開來。烹吃狗肉抑或烹吃豬肉,相信大家懂得挑選。

二、票債票償。民主派人士今後應該做一件小事:主動協助民主派本身及自由黨,發動針對「建制離場派」的「票債票償」運動,口號如下:「企圖炮製流會,離場拒絕投票,搞到八比廿八,無法代表民意,政改慘敗收場,必須票債票償」。大家共同呼籲全港選民,在今年區議會選舉及明年立法會選舉,以手上選票嚴懲民建聯、工聯會(陳婉嫻一人除外)、新民黨、經民聯、勞聯、西九新動力、劉皇發系鄉事派等候選人。大家共同邀請全港選民改投其他候選人,以示對他們這群混賬建制派政黨要員造成「離場抗命、浪費公帑、缺席政改、國際醜聞」的懲罰,否則迂腐無用,救壞細路。這些政黨說自己「好遺憾」,其實選民比它們「更遺憾」。這些政黨既然離場拒絕「代表民意」,那麼它們就必須接受「票債票償」。大家宜共同呼籲全港選民把手上選票,改投民主派政黨,或者自由黨,或者跟上述「離場」黨派及人士毫無瓜葛的獨立人士,至少做個言行一致的錚錚漢子,不要做個「含淚投票空遺憾」的茍且小人。

三、宣揚高票。28比8高票否決,大家大可放聲年年講、月月講、日日講。沒錯,固然已有28票反對,偽政改方案無論如何也是通過不了。然而,28比41相對於28比8,兩者的政治意味完全不同。譚耀宗企圖抹殺這一重點,反而又是此地無銀三百?。28比41,28不是相對多數;28比8,28變成相對多數,而且是8的足足3.5倍。看在外國政府官員及香港境內外民間社會的心目中(例如上文提到的瑞典店主),政治結論只得一個:一個由中國共產黨控制的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框架下的「先篩選、假普選」方案,在28票明確反對、33票故意缺席(現實版「白票守尾門」)、僅得8票明確贊成之下,被香港立法會正式否決。換言之,香港市民及其民意代表終於站起來了,齊心向中國政府說不!至少這是外界的第一觀感。無論如何,事實擺在眼前。這是中共實際控制領地內首次有「地方議事機關」拒絕承認中共三令五申「長期有效」的全國性決定,向以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公開狠摑一大巴掌,潑出大盤冷水。

除此之外,根據香港立法會議事規則,議員不在席的效果就是反對。套用梁振英的經典語構,在「贊成」和「反對」兩者之間,根本沒有任何灰色地帶。8票贊成,61票反對,結論就是這樣。投票只看結果,不問議員動機,不問真實想法,如此「高票否決」,已經沒有甚麼好爭論的了。中國共產黨被當眾狠摑61次巴掌,真夠丟臉。從今以後,只要中共人大831決定一直「長期有效」,這61個「高票否決」掌印就會一直烙印在這份文件之上,任憑風吹雨打也磨滅不了。中共方案只有8票支持,解放軍乾脆改稱「八路軍」上飛鵝山打游擊好了;中聯辦乾脆改稱「八票辦」,禍港十幾年,畜養眾黨官,維穩費滿盈,在政治關鍵時刻只能守得到8票,不如把它解體殲滅算了;特區政府乾脆改稱「八票政府」,2017,8票混吉。

四、追查黑手。港共資深黨員民建聯葉國謙議員,在表決前最後17秒,率先帶頭發難離座,集體「甩頭甩腳」滾出立法會議事廳,正是立法會「高票否決」偽政改方案的關鍵。換言之,林健鋒先動議,葉國謙再牽頭,正是8比28格局的必要條件。有人說林健鋒的幕後黑手是葉國謙,果真如此,那麼葉國謙的幕後黑手又是誰?

需知道港共地下黨員從來沒有自由意志,必須遵循黨的紀律。在這類敏感政治表決關鍵時刻,中聯辦根本不可能不在幕後全程操控。我不相信資深地下黨員葉國謙自己可以「拍心口」,要求建制派議員集體離場流會等發叔,未經上級批準,自作主張,自把自為,毫無請示,毫無通報。更重要的是,葉國謙手中如無「最高指示」以示眾服人,怎能叫得動其他超過30名建制派議員(包括眾多地下黨員)集體離場等發叔?否則,在地下黨的紀律方面,根本就是匪夷所思。葉國謙既要承擔責任,離場議員也要承擔責任,中聯辦更要承擔責任,甚至承擔更大責任。幾乎可以肯定,有人「瞎指揮」或「亂動員」而犯了大錯,問題是:誰「批準」執行「建制派議員集體離場流會等發叔」這件事?是否中聯辦協調部部長沈?果真如此,他事後還把喪事辦成喜事,致電自由黨議員加以表揚,豈非居心叵測,文過飾非?記者們不妨尋根問底,追查幕後黑手,不要讓林健鋒、葉國謙二人感到孤單。

五、團結同道。在618「高票否決」偽政改一役,民主派陣營在最後關頭,展現出史無前例的高度信任(信任27人無人變卦),以及忠於個人良知的政治行動,一掃撬票轉?陰霾,溫和民主派沒有變卦,中間求和派沒有投降,然後再加上醫學界內要求否決偽政改呼聲甚殷,以致梁家騮議員決定投下反對票,最後以高達28票(全體議員40%)否決假普選方案(否決門檻為三分之一),避免一場巨大政治災難,並且集體向全世界宣示:香港人不認同中國人大831框架下的選舉是「普選」。只要中國人大831框架不變,套用李飛的語構,這次「不認同」的政治宣示將會「長期有效」。

從今以後,香港民主派內依然會存在著溫和與激進、左翼與右翼、大中華與本土派、公民提名與提委會提名等各式各樣的多元對立意見。這是好事,不是壞事。歡迎百花齊放,各邀選民支持。我們更加不應要求「統一思想」。另一方面,618一役正好顯示民主派面對831框架下的「真篩選、假普選」方案,還是能夠在最後關頭,在大是大非面前,公開投票否決,實現「共同行動」。民主派之所以為民主派,而仍有被稱為一派之意義,其理在此。一切秘密談判、爆料勒索、權錢交易、收買轉?的陰霾,至此一掃而空,至少逾期失效。還了溫和派、中間派人士的清白,大家暫時也無必要對他們在表決前的任何政治交易憂心忡忡或疑慮重重了。說到底,即使有,也已失效了。團結同道,百花齊放,爭取普選,拒絕假貨,青年冒起,命運自主,將會成為今後香港民主運動的「新常態」。

六、漫漫征途。開心一晚就夠,同志仍須努力。28票否決也好,61票否決也罷,雖然偽政改方案畢竟已被否決,但是特首及立法會選舉制度已被人大831決定硬性要求「原地踏步」,2017年特首將會沿用1200人選舉委員會小圈子選舉模式產生,如按人大831決定,至少要到2022年才有機會改變現狀。這是中共針對香港的殘酷政治操控計畫。如要突破困局,必先在政治心理格局上不受困於人大831決定,亦即視之為惡法而不予尊重。此外,多年以來的政治現實,已經足以證明,談判妥協之路已盡,抗命之路才是正途。再者,不在全球輿論的層面上對中共施壓,料將竹簍打水一場空。我的建議很簡單:厚培公民意識,重啟公民抗命;對專政不合作,爭取國際支持;堅持奮鬥不懈,遇困迎難而上;追求獨立自主,抗擊赤化滲透;守護本土文化,同撐中港民主;老人退下火線,青年投身政壇;向八三一開戰,為真普選抗命;定期燒白皮書,還要撕八三一;組成影子政府,民間公投特首。雖然路漫漫而修遠,但是歷史潮流浩蕩,香港人始終懷著快樂和希望,料將持之以恆,為民主普選抗爭到底。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