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香港棋局的“雙活”眼位在哪里?

2015-06-21|来源: 美國之音

香港政改方案被否決,原因眾說紛紜。對港人來說,最重要的是結果:其一,一切回到兩年前的原點,香港特首仍然將按老辦法產生。北京除了折點面子之外,并無實質損失;其二,香港人民當然也還保有繼續抗爭的空間。剩下的問題是:香港人日益高漲的政治參與熱情,以及“香港特首自己揀”的政治訴求,是北京再也不能無視的真實存在。

香港這盤棋的“雙活”眼位在哪里?我認為,只要北京誠實履行《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讓香港享有名至實歸的高度自治、真正實現港人治港,這盤棋就能下成“雙活”。中共從革命黨變身為執政者已逾60年,總該學會如何達成“雙贏”,而不應該抱持“你之所得,即我之所失”的革命黨心態。

北京對香港最大的心病是什么?

關于香港民主化條件早已經成熟,香港人具有高度自治的一切條件,只欠北京一個“準”字。無論是港人自己,還是世界各國,對香港民主化與自治均持有高度信心,我在以前的文章中也論述過相關話題。至于北京為什么不允許香港民主化,外界分析,北京的最大心病是擔心香港特首由港人選舉產生,將與中共離心離德,從而失去北京對香港的控制權。

這點,中南海諸公其實只要細細思謀一番,就大可不必為此憂慮。香港的民情與社會條件,養成了香港人根深蒂固的“精英治理”的傳統,港人大都非常講究實際。如果由港人自主選舉,無非是選出一個并非“京叭狗”的精英來做特首,但絕不會選出北京看了頭大的“長毛”梁國雄,即永遠“說不”的反對者。這一點,與臺灣民主帶有濃厚的草根特色非常不同,北京在籌劃插手兩地政治時,如果連這一特點都不考慮,算是盲人瞎馬。

考慮到香港精英治理傳統,北京就可以放心:最讓北京頭痛的“長毛”梁國雄大概不會被港人當做香港特首的候選人。因為梁是一位從左派革命者轉型而成的公共政治參與者,他之所以能當選為立法局議員,那是因為香港人對立法局那些北京學舌鸚鵡煩透了,希望有梁國雄這樣的人進去,攪動一潭死水。但真要選特首這一功能與立法局議員完全不同的行政首長,香港人尤其是中產及上層人士要考慮的就是另外一種品質了,除了具有不當京叭狗的相對獨立姿態之外,更重要的還得要具備與北京溝通的能力與技巧。據我多年對香港的觀察,港人只是特別討厭對北京唯命是從的“京叭狗”梁振英這號人物,但大多數港人心中其實也明白,選出的特首如果不能與北京溝通并保持良好的互動,于香港的穩定繁榮不利。

一塊自找的心病:香港民主化引致大陸群起仿效

中共不讓香港高度自治,據說還有其他心病,比如擔心香港民主化以后,會讓大陸人民群起仿效,中共到時無法扼制。

這其實是個假問題,因為不管香港怎樣,大陸民主化訴求是壓抑不住的。在全球化的今天,互聯網信息的即時性與快捷性,中國大陸人民的民主意識啟蒙,基本不再依靠香港與臺灣兩地傳遞,因此,無論香港怎樣,都不會影響大陸人民對民主化的向往與追求。

至于大陸人民是否會向北京提出要求,比如香港民主化,我們大陸也要民主化。這也是一個虛擬的問題。事實是:盡管香港、臺灣都是中國不可分割的神圣領土,但中國人民大都知道那兩地與中國內陸各省市有很大不同,香港成為東方明珠,就是因為毛澤東未曾統治管理那塊地方;臺灣成為華人世界唯一的民主政權,也只因國民黨敗退臺灣之后勵精圖治,蔣經國順應時勢,選擇做臺灣政權最后一位獨裁者。只要中共放棄愚蠢的宣傳,不再丑化這兩地政治經濟的歷史形成因由,而是面對歷史所造成的差異,相信大陸人民不會要求香港政治與大陸一刀切。在大陸民主化面臨重重困難之時,大陸人民對香港在政治民主化上先走一步不僅能夠理解,而且樂見其成。

說不出口的心病:香港民主化后不再是大陸洗錢的后花園

有這種擔心的人主要是權貴階層,以及從洗錢業務中獲利者,只是這理由拿不到臺面上說,因為北京官方公開展示的態度是反洗錢、全球追逃,不鼓勵資本外逃。

更重要的是:香港之所以成為中國大陸洗錢的后花園,并不是香港人的自愿選擇,而是天時、地利、人和等各種要素綜合作用的結果。我曾在《中國地區治理危機的起源:經濟篇》中指出“香港的四小龍地位:得失皆因大陸”,分析了香港地理位置為其帶來的優勢,在中共建政后,主要是為中國大陸充當“國際掮客”,在中國面臨西方全面封鎖時,作為中國的對外“國際通道”,從國外引進資金技術的渠道,開展進出口貿易的基地。1979年以后中國對外改革開放,香港商人不僅成為投資中國大陸的主體,還是中國對外開放的引路人與橋梁,70年代后期作為香港經濟支柱的電子、制衣、玩具等產業全部遷往中國珠三洲地區,本港產業空心化。2001年中國加入WTO之后,香港逐漸喪失了中國轉口貿易的地位,離岸金融業務漸漸劣質化,淪為中國權貴官僚的資本外逃中轉站與“大陸洗錢的后花園”。近幾年,中國的洗錢金額也將超過每年1萬億元,其中有相當大的部分流向香港或經香港中轉。大陸人在香港鉆研出來各種洗錢方法,從投資移民、炒股、投資房地產,到投資藝術品、古董,無所不包。(見本人VOA博文《人民日報“十大外資來源地”背后的秘密》)

上述事實可見,地理位置與文化淵源決定了香港經濟與大陸是唇齒相依的關系,與香港是否民主化完全無關,這方面的擔心只是杞人憂天。

北京處理與香港關系應秉承“放風箏原理”

在國際社會,香港與臺灣的地位并非同樣處境。臺灣事實上有完整的國家體系(外交、軍事、行政系統均是完整的,1949-1972年間曾是聯合國成員國,有過獨立國家地位。至今也還有美國《對臺灣關系法》的承諾做為一種政治保障。香港雖經英國百年殖民,從一個有數千居民的小島發展成國際大都市,但大英帝國這一昔日的宗主國基本不再關心香港,在去年的占中運動中也未表態支持。一直被中國指認為“境外勢力”代表的美國盡管被中國官媒點名批評介入了占中運動,但美國官方對此表示否定,因此,香港的前途除了香港人自己關心之外,在國際社會并無強力奧援。

香港與中國這位“祖國母親”的問題實際是:昔日被“養父母”英國抱養,有法治、有自由,經濟上搭上了國際產業大轉移這班經濟快車,成為國際自由港,被譽為“東方明珠”,只是不能選政府;如今被“祖國母親”認領回去,法治漸失,自由漸少,經濟優勢不再,日子過得遠不如“養父母”管下那般愜意與自由,因此希望“祖國母親”履行當年對“養父母”的承諾,并非想脫離“祖國母親”獨立,事實上也無獨立之條件。考慮到這些,北京應該借鑒“放風箏原理”管理香港,將“雙活眼位”定于高度自治,讓雙方都保有余地。

所謂“放風箏原理”是:只要有放風箏經驗的人都知道:風箏的線不能拽得太緊,太緊的話風箏飛不起來,要松緊相濟,風箏才能高飛、久飛。北京為何不學習做一位大度有胸懷的風箏放飛者,讓香港真正自治?只要那根線(即“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拽在手里,香港安然,臺灣看了也放心,何必弄得像如今這樣,境內新疆西藏不得安寧,香港與臺灣也抗爭烽火不息?北京再威武,十只手指也按不住十個跳蚤。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