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評論家】香港政改對決 北京和民主派誰是贏家?

2015-06-20|来源: 美國之音

陳破空表示,香港立法院對北京「政改方案」的表決結果,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北京輸得非常難看。北京或建制派原本想玩弄一個表決人數不夠的花招,卻弄巧成拙。表決結果顯示,沒有贏家,只有一個輸家,那就是北京中央政府,其對港政策完全失敗。

香港立法會星期四由於無法獲得三分之二多數票而否決了由北京主導的香港政改方案。北京和香港民主派兩年多來的政治角力,終於見了分曉。政改方案流產,意味著2017年香港特首的選舉維持現有方式,原地踏步;也意味著香港拒絕接受北京所定義的普選,選擇繼續抗爭。從政改方案出臺引發佔中運動到今天方案被否決,北京和香港之間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下一步北京和民主派各自面臨什麼難題?

參加今天討論的嘉賓是:網路雜誌“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晚年周恩來”一書作者高文謙;專欄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陳破空;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博士,轉型問題學者程曉農。

高文謙表示,香港政改方案遭到否決,這是香港佔中運動所代表的民意一次象徵性的勝利,開了中共建政後全國人大決議遭地方否決的先例,宣告了北京對香港政策的破產。香港民意和北京中央政府將陷入長期的僵局,香港將進入多事之秋,社會撕裂,對立加劇,本土化意識抬頭,主導社會輿論,形成香港民眾中的激進派與北京強硬派對決的局面。2017年特首選舉將是一個引爆點。

高文謙說,實際上,建制派即便不退場,也不達到三分之二的票數。這其中究竟是中聯辦幕後操縱想使拖延表決,結果指揮失誤,擺了烏龍,還是建制派議員想保存實力,以免下次落選,莫衷一是。但不管怎麼說,這樣一來,輸得很難看,具體操盤的王光亞恐怕要提前退休。北京高層可能開會檢討這件事,作出某些調整,但不會做出實質性讓步。香港將進入多事之秋,而且牽動黨內高層內鬥,成為習近平手裡的燙土豆。一旦香港出事,習近平軟也不行,硬也不行,進退兩難。

程曉農表示,為什麼建制派會臨時集體離場,幾種流行的說法都站不住腳。我的解釋是:不是退場導致落空,而是落空導致退場。香港立法局議員共70人,親北京的42人,泛民主派28人;到場人數少於35人即不夠法定人數,不能投票表決;若要通過北京的方案,需要三分之二多數,即47票,為此必須從泛民主派里至少挖到5票,但中聯辦辦不到。所以,北京方案落空已成定局;在這種背景下,與其眼看著北京方案通不過,暴露出中央即便全力操控仍無法達到目的,讓中央丟臉面,還不如暗中動員部分親北京的議員退場,導致方案被否決,同時讓退場的議員背負不負責任的名聲。因此,建制派部分議員退場和中央方案被否決,都是中聯辦事先策劃好的結果。

程曉農說,這次中央交給香港立法局投票的所謂政改方案,不過是操縱選舉方式的一種改變,類似於大陸基層老百姓選人大代表的模式,即允許大家投票,但候選人是欽定的,大約半數香港人民不想玩這樣的遊戲,而仍然想爭取真正的選舉自由。此方案通不過,對中央來說也算不上損失。現在,一切又回到了香港民間要求民主改革之前的那個起點,香港離民主化不但遙遙無期,而且越來越遠。

陳破空表示,香港立法院對北京“政改方案”的表決結果,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意料之中,是北京方案不可能通過三分之二的門檻;意料之外,是親共的建制派議員突然戲劇性地大批離場,導致表決結果一邊倒,民主派以28票對建制派的8票,否決了北京方案,讓北京輸得非常難看。北京或建制派原本想玩弄一個表決人數不夠的花招,卻弄巧成拙。表決結果顯示,沒有贏家,只有一個輸家,那就是北京中央政府,其對港政策完全失敗。

陳破空說,北京動輒宣稱自己的831方案“不容挑戰”、“不可動搖”、“長期有效”,顯示權力傲慢。擺出這種傲慢姿態的第二家,只有北朝鮮金正恩政權。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統治者或權威不容挑戰、不受挑戰。只要北京一日不放棄這種心態,就一日不可能與港人取得真正的溝通,香港的政治發展就將陷入長期的紛爭和死結。由於北京的頑固守舊和絕不讓步,堅信普世價值香港人民必然持久抗爭,爭取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上。北京在香港失去人心,港人與中國漸行漸遠,臺灣人民看在眼裡,所謂兩岸統一,更是遙不可及。由此可見,北京統治者一直在製造分裂,從人心的分裂到國家的分裂。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