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律開】張德江再次在全世界面前丟大醜

2015-06-19|来源: 大纪元|标签:張德江 刘云山 泛民 建制 政改 

2014年,江派現在的臺麵人物、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干了好幾件跟香港有關的「大事」。

首先,在張德江和另一名江派常委劉雲山的聯手運作下,中共「國新辦」在6月10日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重彈「23條立法」老調,首次變相改動「一國兩制」定義。

該白皮書稱「兩制」從屬「一國」,內容強調中共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愛國」是對治港者的基本政治要求。

香港白皮書選擇在6月10日這一天發表,也是很有「講究」的。因為正是在1999年的6月10日這一天,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下令成立了一個蓋世太保式的組織:「610辦公室」,專門用於迫害法輪功。

整整16年之後,香港白皮書在6月10日發表,作為江澤民的馬仔,張德江和劉雲山之流發出的威脅性信號非常明顯:我們要採用當年迫害、鎮壓、對付法輪功的手段來對付你們香港人了。

香港白皮書自然令香港各界一片譁然。自6月20日至29日,有近80萬港人參加了民主派人士組織的香港「和平佔中」全民公投。7月1日,又有超過51萬人參加了香港七一大遊行。香港當時的局勢可以用「沸反盈天」來形容。

接著,張德江又幹了件「火上澆油」的事。7月19日開始一連三天,張德江「秘密」南下深圳,先後會見了香港特首梁振英、香港六大商會代表和香港「建制派」人物。

據悉,張德江當時拍板決定舉行一場「反佔中遊行」,把江澤民要求舉行這樣一場遊行的旨意當面傳達給了梁振英和其他相關人員。

8月17日,在梁振英親自簽名推動下,香港親共陣營總動員幾乎所有「建制派」組織,發動號稱19.3萬人參加的「反占中遊行」,企圖撕裂香港社會。

有多家港媒大幅揭露,有遊行團體派錢遊行、酒樓款待、甚至有「判頭」分錢不均。有商會領袖估算這次「反占中遊行」花費一兩億港元。

這次「反佔中遊行」也選擇了一個很特別的日子,8月17日恰好是江澤民的88歲生日。可以看出,張德江當時的內心依然很囂張,「我們就是要:生祭江澤民,搞死香港人」。

到了8月31日,張德江又操縱中共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關於香港政改框架的決議,連關三閘,即行政長官選舉提委會維持四大界別1,200人、提名門檻過半數,以及候選人限2至3人,正式宣告全面封殺港人爭取的真正民主普選。

香港人再次被激怒了,首先站出來的是學生。9月22日,香港大專生舉行罷課集會,要求梁振英下臺及中共人大收回政改決定,要求香港真普選。

9月28日,香港和平占中正式啟動,香港警察以催淚彈及胡椒噴霧鎮壓和平示威的民眾。更多的港人被激怒,很多民眾走上街頭聲援,抗議活動遍地開花,「占中」升級為「雨傘運動」。

張德江其實在實施一個很大的「陰謀」,這跟中南海博弈大有關係。江派其實是在利用香港政改進行設局,企圖在香港製造類似六四鎮壓的流血事件從而追究責任,逼使習近平下臺。

9月29日,法廣引述消息稱,有關對香港占中進行武力清場的傳言不斷。對於香港占中的處理討論意見,傳中共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和緊跟江派的香港特首梁振英建議武力鎮壓占中運動,但上報習近平時,習近平否決武力清場鎮壓的建議。

香港「雨傘運動」持續了79天,張德江期待的「陰謀」最終沒能得逞。

香港政府先後在2013年12月4日及2015年1月初展開兩輪政改諮詢。2015年4月22日,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到立法會,以宣讀聲明方式公佈政改方案,啟動「政改五部曲」的第三步。

該政改方案一如預料跟足中共人大「8?31」框架,雖然建議低門檻入閘,但過半數出閘就寸步不讓;到全港市民「一人一票」階段,則票多者勝,毋須得票過半。

根據香港基本法的規定,任何政治改革方案必須經過香港立法會三分之二議員支持才能通過。在香港立法會70名議員中,27人是「泛民」議員,43名議員均是「建制派」議員。要想香港政改方案獲得通過,香港政府須爭取到至少4名泛民議員「倒戈」支持政改方案。

6月17日,在香港立法會審議政改方案時,一些最有機會被策反的「泛民」議員,例如湯家驊、梁繼昌、李國麟、葉建源等,率先在辯論中表態反對政改。政改方案被否決已是大勢已定。

6月18日中午近12時半,香港政改方案進入表決時間。因為記名投票要在表決鍾敲響5分鐘後開始,「建制派」在敲鐘後開始不斷密謀。

在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宣佈要進行表決時,屬於「建制派」的經民聯議員林健鋒突然要求休會15分鐘,表示有事要商量,但遭到曾鈺成拒絕。

在表決鍾屆滿前20秒,大批議員包括親政府的民建聯、經民聯及新民黨議員離開了會議廳,沒有參加投票。

最後會議廳內只剩下37名議員,仍符合法定表決人數,因此曾鈺成宣佈就政改方案舉行表決,結果8票支持、28票反對,否決了有關政改方案。

所有27名「泛民」議員都投了反對票,屬建制陣營的醫學界議員梁家騮則「倒戈」,也投下反對票,還有一名「建制派」議員沒有投票。

「建制派」為甚麼會臨時離場?民建聯議員譚耀宗的解釋是,因為另一位來自親政府鄉議局的議員劉皇發尚未到場,因此希望離席,以便不足法定表決人數,以爭取多一些時間等劉皇發到場後參與投票。

但由於有10位建制派(不包括曾鈺成)仍在會議廳,加上27位泛民主派,仍然足夠法定表決人數,因此投票在這些建制派議員缺席的情況下進行。

隨後,關於這次香港政改方案表決的陰謀論四起,大致有中共中央藉此要整頓港澳班子;「建制派」擬流會,推遲表決撬票;「建制派」內部不和,有意疏忽等說法。

不管怎樣,「8?31」框架下的香港政改方案最後以8票支持,28票反對被大比數否決,這個結果對中共和香港政府而言,是極其難看的。

此香港政改方案主要是張德江在幕後操縱,現在最後十幾秒被親共團體「建制派」陰差陽錯「秒殺」,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天意,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這次香港政改方案審議和表決,得到了國際媒體的廣泛關注,包括自由亞洲電臺、美國之音、路透社、BBC和法廣等西方主流媒體紛紛予以追蹤報導。現在被弄成「8票守尾門」事件,可以說,張德江是在全世界面前丟了大醜了。

這不是張德江第一次在全世界面前丟大醜。

張德江在擔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曾積極追隨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由此成為江派鐵桿,最終爬升至政治局常委高位。

2005年11月7日,法輪功學員謝焱以「酷刑罪」在澳洲紐省高等法院起訴正在澳洲訪問的時任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

11月8日,中澳經濟技術貿易會開幕式在悉尼希爾頓酒店召開。被法輪功學員起訴的張德江為防接傳票如臨大敵,層層把守,重重防範;入我門者,翻包查看;中途只許出、不許進。

一名攜帶法院傳票副本的法輪功學員被攔住。但神奇的事情居然發生了,另一名法輪功學員溫妮趙所攜帶的傳票卻沒有被搜出。

會議即將結束時,溫妮趙越過重重保安和新聞記者,走到張德江面前問:「你是張德江嗎?」得到肯定答覆後,她將手中的傳票遞給了張德江。片紙必防的廣東省委書記竟然接了過去。

傳票送達,起訴成功!

旁邊的中共駐澳大使傅瑩急叫:「不能接!」並一把將傳票從張的手中打掉──但是已經太晚了,在場所有的記者和來賓都看見了傳票在張的手中。

2006年6月初,紐省高等法院舉行了聆訊。張德江被控告的消息引起了參加此次會議中外代表的震動,也震驚了中南海。

那一次,張德江可以說是在全世界面前丟了一次大醜,這次則因為香港政改方案被否而再次出大醜。

這或許是上天對張德江的一次嚴重警示。不義者上天都在看,懲罰可在分秒間。現在大陸興起控訴江澤民的浪潮,張德江如能學「建制派」議員梁家騮的樣,對江澤民倒戈一擊,或許能找到將功補罪的機會。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