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藏人法教班如“集中營” 一日兩碗稀飯動輒遭警毆

2015-06-15|来源: RFA

圖片: 四川甘孜州道孚縣全景。 (受訪人提供/記者丹珍)

四川甘孜州道孚縣有藏人向本臺投訴,該縣自本月6日起對藏人強制進行法制教育。在為期三天的所謂學習班中,藏民受到打罵、侮辱,不給水喝、不準睡覺等虐待。“學習班”結束后,還要求每人簽署保密協議。一位流亡印度的藏人告訴本臺,上述情況在中國藏區很普遍,而在藏人反抗意識強烈的道孚縣尤為突出。

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縣的藏人日前通過電子郵件輾轉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們自6月6日到9日被該縣政府人員和特警強迫進行普法學習,為期四天三晚,期間受到毆打及虐待。這封要求匿名的投訴信稱,“道孚縣有關方面濫用職權、一手遮天、以開展學習班為名,肆意侮辱毆打、虐待老百姓。舉辦的學習班本是以學習、教育為主,倡導普及法律知識,但是道孚縣縣委副書記王東升為提升自己的政績,以山高皇帝遠的錯誤理念,濫用職權”。

信中投訴稱,在學習班上,特警把人打趴下后,又把凳子架在百姓的頸部,一名特警坐在凳子上辱罵藏人,另一人不斷扇耳光,還有人瘋狂似的用大頭皮鞋踩踏被打者的雙腳。在學習班上,特警不準喝水,每天只準吃一至兩紙杯的稀飯。而在喝稀飯的時候,不時有身旁的特警挑逗說“這些人連家里都吃不上大米稀飯”等語言,貶低百姓。

這位藏人描述,在學校班6月6日“開課”的首日,他們就遭虐待,全天都沒有食物,只讓穿一件短袖衣,還要坐在水泥地上,被暴曬一天,同時要完成所要求的體能訓練,晚上不準蓋被子,只能穿著白天穿的短袖衣,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還不準睡覺。更令人不滿的是在學習班結束時,每人還要上繳100元的生活費。根據計算,一天三小紙杯的稀飯,三天合共九杯,如果是兩元一杯,應該是18元。藏人在信中質問官員,剩余的錢哪里去了?另外,公安還威逼恐嚇接受法制教育的學員,要他們簽一份所謂的協議。其內容是,今后不準說出在學習班所發生的一切。

流亡印度的甘孜藏人洛桑星期一接受本臺采訪時稱,道孚縣藏人被政府人員強迫接受所謂法制教育,由來已久:“他們從1950年開始,就一直這樣對待西藏人。只不過現在換了方式,換了名目而已。比如現在他們對待藏人的方式變成什么法制教育,愛國再教育,就是恐嚇藏人。還有一種方式是在寺院、學校推行的反對尊者達賴喇嘛的這種簽名活動。說白了,他們就是恐嚇及侮辱藏人”。

本臺星期一就此致電中共道孚縣委辦公室、縣政府信訪辦及當地學校或居民家,但電話均顯示占線。

洛桑說,道孚縣的藏人有敢于反抗的傳統,而當地的電話一直很難打入:“政府的鎮壓力度也比較強,道孚從以前開始,每年尊者(達賴喇嘛)的誕辰日都會慶祝。他們(當局)的鎮壓政策一直沒有改變。還有就是在流亡中于新德里自焚的江白益西也是道孚縣人”。

關注藏區局勢的藏族作家唯色星期一說,這些年,藏區政府一直在對藏民進行“法制教育”:“以‘法制教育’為名,包括愛國主義教育等等,各地的方式也不一樣,對寺院、對村莊,包括工作組的方式也不太一樣,但是道孚縣的情況肯定屬于比較嚴重的,因為道孚縣自焚的情況也多”。

自2011年道孚縣發生第一起藏人自焚后,至今已有包括僧人、尼姑、學生及農牧民至少7人因自焚身亡。如2011年8月15日自焚身亡的靈雀寺僧人次旺諾布。同年11月3日自焚身亡的銅佛山覺姆廟尼師班丹曲措。12年3月26日自焚藏人、流亡印度的學生江白益西。13年6月11日自焚身亡的巴秀扎嘎寺尼師旺欽卓瑪。14年4月15日自焚身亡的孔色鄉格勒村農民赤勒朗加,以及12月23日自焚身亡的的靈雀寺僧人格絨益西。今年5月20日,該縣藏人丹增嘉措自焚身亡。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