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 反腐方針大調整 北京政治急轉彎

2015-06-14|来源: 美國之音

編者按:這是何清漣為美國之音撰寫的評論文章。這篇特約評論不代表美國之音的觀點。轉載者請注明來自美國之音或者VOA。?

最近,周永康案以判無期徒刑落幕,觀者多認為中共“打虎”最后成了虎頭蛇尾,證明中國沒有法治。其實,黨的意志高于法律本是中國政治生態的基本特點,周案之緣起也并非因其腐敗。因此,我更看重這條信息釋放的政治信號,只要將周案結局、中紀委連發三文的主旨、李小琳調職與華能等六家巨型國企的巡視結果被公布等綜合在一起看,說明習近平正在對反腐方針大調整,北京政治生態發生變化。

鳥未盡,且把雕弓先收藏

周案結果公布之前,中紀委網站“學思踐悟”專欄連發《講政治顧大局》、《突出執紀特色》、《創新監督審查方式》等三篇文章。這三篇文章的內容絕對不是《人民日報》評論標題所言的“反腐將有新動作”,反而釋放了與之相反的強烈信號,其中最重要的“紀律檢查機關絕不許成為‘獨立王國’”。

《人民日報》文章的標題雖然文不對題,但說法卻毫不含糊:“隨著反腐力度的加大,紀委一下成為了炙手可熱的‘權力部門’,現實中,有個別紀檢干部在紀律審查工作中違反工作程序,‘先斬后奏’、‘搞倒逼’、‘反管理’,把事兒辦得差不多了,甚至已經是既成事實了,再往上一端。這使得一些人開始擔心,紀委會不會變成一股不受約束的權力,成為“獨立王國”?

這種擔心,從中紀委開始強力反腐時就已經出現,而且非常吊詭,最開始是由一位著名維權律師提出中紀委破壞中國法治(該律師一直認為中國沒有法治,那次卻說成中紀委在破壞法治,仿佛中國有法治似的),至于官員當中對反腐怨聲載道,認為不讓賺錢(即腐敗)、找女人,這官還有什么做頭?(見楊魯軍《閩地記事三部曲》)這些怨懟之聲應該有不少傳到習近平耳中。有道是“眾口鑠金,積毀銷骨”,王歧山對此不能不有所顧忌,因此,中紀委三文從強化自我約束入手,為自己劃出了幾條底線:一,必須在黨的領導下開展工作,紀律審查要服務于遏制腐敗蔓延勢頭這一目標任務;二,不做黨內的“公檢法”,回歸執紀主業,不一味追求辦大案;三,進一步完善反腐機制,改變“貪大求全”,查案講方法講效率。一句話,“打虎”就此結束,中紀委這把反腐利劍將收入鞘中,回歸胡錦濤時期不痛不癢的違紀檢查。

反腐方針轉向,中紀委回歸本業,受惠者當然是廣大官員群體,從此再也不用為“反腐永遠在路上”擔心。但是,有一人的命運前程卻不可能不受影響,那就是身處反腐第一線的中紀委書記王歧山。兩年多的鐵腕反腐,王歧山可謂是“名滿天下,腹誹也滿天下”,收獲的聲譽遠不及種下的怨仇多。以現有體制,反腐拍板權當然是掌握在習近平手中,抓到周永康這一級別,不是王書記可以做主的事情。但中國歷史上常有李代桃僵之事,比如西漢初年劉姓諸王割據,到漢景帝時已經形成威脅中央朝廷之局。御史大夫晁錯針對諸王坐大之局提出《削藩策》,方向雖對,但因一不懂得分化瓦解對手,二來過于激進,在短時間內大量削減各主要諸侯王的封地,致使矛盾迅速激化,最終導致前154年,吳王劉濞會七國諸王,以“誅晁錯,清君側”為名,起兵叛亂。漢景帝聽信袁盎等的建議,將晁錯處死,希望平息叛亂,但是七國并未因此退兵,最終朝廷不得不出兵平息七國之亂。

在近年這場中共高層大變局中,沒有王歧山這把“金剛鉆”,反腐無法推行到這地步;但王歧山這種完全不顧本人安危的反腐,也難免晁錯之危。謀國者先謀身,以王歧山之智慧。身處眾多超級大老虎的圍攻之下,還得考慮君王是否見疑。也許,他真到了應該激流勇退之時了。

撤電力女王寶座,只為調整國企人事立威

除周永康案終審篇之外,最受關注的是所謂“紅色公主CEO”李小琳被調往大唐集團擔任副總經理一事。論者多以為這是反腐矛頭將指向李鵬家族,他們可能沒注意中紀委網站上同時公布的幾條信息,其中一條是《2015年中央巡視組第一輪專項巡視已公布6家單位反饋情況》,從今年3月開始的“國企反腐”,第一批共巡視了26家大型國企,首批公布這六家包括中國華能集團公司、中國建筑工程總公司、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中國遠洋運輸(集團)總公司、寶鋼集團有限公司武漢鋼鐵(集團)公司等。其中,華能集團是李鵬家族控制的大型國企,在巡視發現的問題主要是:“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沒有落實到位,重業務輕黨建,執紀問責偏軟偏輕,對下級單位及其負責人管控不力,違紀違規行為時有發生;有的領導人員貪污受賄、濫用職權,有的為配偶、子女、親屬等從事關聯交易提供便利。執行‘三重一大’決策制度不嚴格,資金管理存在薄弱環節;在重大投資、企業并購方面風險防范意識不強,有的項目存在虧損。項目應招標不招標、應公開招標不公開招標問題較突出。執行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不自覺,鋪張浪費現象仍不同程度存在。對干部日常監督管理不嚴格,有的‘帶病提拔’等”。這些指控,比起前年三峽集團被巡視組稱其“淪為某些領導的提款機”要輕不知多少。

李小琳任職的中電國際也是今年首批被巡視的國企,但還未公布巡視結果。評論稱,此次李小琳被安排到大唐集團擔任副總經理,級別雖然沒有變化,但這個安排對于李小琳來說,一方面失去了兩大集團重組的發展機遇,另一方面還不得不離開經營多年的老根據地中電國際。我認為,這次李小琳被平調,是當局效法歷史上君王翦除諸侯王勢力的故智,讓王侯離開自己經營多年的封地,平安下車,與朝廷相安共處。李家如果有頭腦,應該接受這一安排。結合國企自今年3月以來“自動降薪”的改革,可見國企反腐的重要目標是人事調整與利益分配,并非要拿所有國企經理層開刀問斬。但是,如果有人硬要不服從,被《紐約時報》稱之為“又杠又橫”的習近平也未必就會讓步。

國企人事調整,目的在于重分蛋糕

從上述兩大舉措,可以看出,習近平已經對工作重心做了大調整,從高層反腐轉至中紀委職能回歸違紀審查與國企的人事調整。這樣做有兩重因素,一方面是出于與慶親王及其后臺達成的危險平衡,效仿漢文帝誅晁錯之故智,把中紀委這把利劍收入鞘中,主要是為了向另一方表態:高層反腐這道千里長堤,到周案就算結穴,不再繼續深挖下去,今后重點只反十八大以后的腐敗了;另一方面乃因時勢逼迫,中國目前已深陷經濟困境,提振無方,不得已調整國企領導班子,意圖是在政府與國企之間重新切分蛋糕。如今中國百業蕭條,只有依靠政府賜予的壟斷權經營的國企在繼續賺錢。但國企這些所謂“共和國長子”,早就形成了一個利用國家資源與壟斷權以自肥的利益集團,它們在交稅時經常報虧,經營管理層卻拿非常高的薪酬,即使普通員工的工資也較私企高得多。在中央政府看來,目前中國遭遇經濟困難,政府財政有困難,讓國企管理層這些貪婪的狼吐出一些肉塊,是天經地義之事。拿李小琳作為調整對象開局,不是要打擊紅色家族,意在警告一眾國企高管:連紅色公主這把電力女王的寶座說撤就撤了,你們誰敢不服從?至于對其他在國企中任高管的紅色家族成員,習近平可以采取對軍中上將張海洋的辦法,依賴“自然法則”,年齡一到就讓他們退休。事實上,習近平本人在紅二代當中已經算比較年輕的,李小琳兄妹這種60后出生并登上高位的紅三代算是稀缺品,因為紅三大多是70、80后,即使在體制內培養,不少還未來得及登上高位。

總的來說,今后中共高層還是“精英共和”,其精英群體以紅色家族為主。曾聽得紅二代中有人言:阿里巴巴四十大盜,你拿掉幾個也就算了,總不能連鍋端吧?畢竟,這天下是咱父輩一道打下來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