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 中共無資格紀念抗日戰爭

2015-05-18|来源: 民報

一個建政只有66年的中國共產黨政權,竟然動員大家慶祝「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簡直不倫不類....。

5月13日,中國國務院早上發出通知,指今年是中國抗日戰爭及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9月3日全國放假一日,讓國人可以參加各種紀念活動。香港特區政府緊跟大陸,照表操課,同日下午隨即由勞工及福利局倉卒公佈,並向立法會提交文件,建議將9月3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新訂為屬法定勞工假期的「一次性特別假期」,全港受僱滿3個月的連續合約僱員均可放假一天,參加紀念活動,以紀念中國抗日戰爭勝利,堪稱「政治假期」。據此,每年法定假期會由目前的12日增至13日。政府將向立法會提交有關法案,計劃最遲在7月8日本立法年度最後一次會議前,在大會三讀通過相關法案。

這個突如其來「一次性假期」的真正目的,根本在於「增加香港市民即時觀看習總閱兵表演人數」。事實勝於雄辯,中共政權在5月12日宣佈今年9月3日全國放假一日,以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堪稱中共建政66年來首個全國性額外假日。香港特區政府翌日只是依樣畫葫蘆。中國大陸和香港「放假一日」的直接原因,就是配合中共史上規格最高的抗戰紀念活動。

眾所週知,今年9月3日,習近平將在北京舉行大閱兵,仿照他剛參與的俄羅斯莫斯科紅場普京大閱兵規格,邀請外國元首及軍隊參與其中,並以中共中央軍委主席身分公開閱兵,排場史無前例,突顯大權在握,橫掃國內政敵,「數英雄人物,還看今朝」。這麼威風凜凜,當然務必動員全國軍民聚精會神即時觀看。在他心目中,香港人當天也應至少靜坐家中收看電視直播,因此才有「放假一日」恩賜。此外,為了「大外宣」,駐港解放軍、地下黨成員、各式社團聯會、香港青少年軍,甚至特區政府,也可能舉辦比去年更大規模的抗日紀念活動,盡情展現「大國」風範和「民族」自豪,藉慶祝「抗日勝利」,迴避專制統治和社會矛盾。

其實,放眼中國歷史事實,一個建政只有66年的中國共產黨政權,竟然動員大家慶祝「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簡直不倫不類,跡近厚顏無恥,猶如把前政權的勳章配在自己的軍服上,儼如愛新覺羅皇帝為慶祝明朝大將戚繼光抗擊「倭寇」而大閱「八旗」一樣荒唐。

況且,中國共產黨當年正是徹頭徹尾的抗日懦夫和卑鄙流氓。在中國對日八年抗戰期間(1937-1945),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集團竟然躲到陝西延安窰洞,種植鴉片,整風批鬥,通敵賣國,外通蘇共,休養生息,以求自保。1937年8月,毛澤東早已在陝北洛川會議上表示:「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避開與日本的正面衝突」;「有的人認為我們應該多抗日,才愛國,但那愛的是蔣介石的國,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蘇聯)。我們共產黨人的方針是,要讓日本軍隊多佔地,形成蔣、日、我,三國志,這樣的形勢對我們才有利,最糟糕的情況不過是日本人佔領了全中國,到時候我也還可以借助蘇聯的力量打回來嘛!」他還說:「為了發展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在戰後奪取全國政權,我們黨必須嚴格遵循的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任何人、任何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說到這裏,現在中共不正是呼籲大家紀念當年「中共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嗎?

毛澤東在這一點上倒還算是「說到做到」。中共對外高喊抗日,對內決策日蔣火併,以打著抗日旗號,圖謀擴張,準備內戰,不擇手段。毛澤東藉抗日之名,恢復中共地下組織,建立中共地上組織,擴張中共在社會各階層的勢力。他更指示:如果中共軍隊遭遇小股敵偽軍隊,而且人家一定要打他們時,他們也只能因不得不打而打一下,而且打了就跑,事後就要反過來大張旗鼓地宣傳共軍抗日,批判其它軍隊不抗日。這個由毛澤東手寫的秘密指示,至今仍然收在《毛澤東選集》的第三卷裏,罪證昭彰。

在抗日戰役方面,中共經常吹噓的「平型關戰役」和「百團大戰」又是怎麼一回事?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中央決定:「八路軍的中心工作,不是上前線抗日,而是做群眾工作。」大家不禁要問:這樣還能算是「軍」嗎?洛川會議後不足一月,毛澤東一天五次發電報給林彪等人,不準他們參加平型關戰鬥。後來,林彪只不過趁國民黨軍隊已經基本殲滅了日寇阪垣師團的2萬軍隊後,懷著「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心態,偷襲了一支日軍供給部隊,對戰局完全無足輕重,但是平型關一役便在中共教科書上大書特書。後來,到了1939年下半年,當彭德懷懷著一個軍人起碼的榮譽心,屢次私自派出小股部隊,扒鐵路,炸碉堡,襲擊小股日偽軍時,毛澤東對外雖然大肆宣傳彭德懷打了一個了不得的所謂「百團大戰」(事實上只不過是一些無關大勢和不動真格的小規模突襲,跟國民黨軍隊的臺兒莊大捷、三次長沙會戰等重要和慘烈程度根本無法相提並論),但是對內卻不僅批判彭德懷暴露了中共軍隊實力,而且數十年後彭德懷更在文革中被毛澤東整死,他的其中一條致命罪名,竟然是他沒有服從黨中央和毛主席不許他抗日的命令。有鑒於此,難道中國共產黨今天還有資格「慶祝抗日戰爭勝利」?

畢竟,中共賣國言行尚無止境。1964年7月10日,毛澤東向到訪北京的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與委員黑田壽男說:「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不要講過去那一套了。日本的侵略也可以說是好事,幫了我們的大忙。」1972年,中共政權與日本建交時,毛澤東對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說:「不是對不起啊,是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們戰爭賠償!」這樣說來,現在不是更應該「慶祝日本侵華鑄就中共輝煌歷史」嗎?那些一面揮舞著五星賊旗,一面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賠償的老漢和憤青,全可休矣!

況且,當年日本軍國屠夫殺害3500萬中國人生命,後來毛魔統治中國竟然殺害超過7000萬中國人生命,足足多出一倍。難道今年不是更應該慶祝「毛魔灰飛煙滅落地獄」39週年嗎?

話說回來,部分香港人為何只懂關注中國抗日戰爭歷史,但卻對香港人本身的抗日戰爭歷史,以及3年零8個月鐵蹄刀口下的悲慘淪陷生活毫無深入認識的興趣?習近平選擇在9月3日號召全國紀念抗日,旨在炮製共產黨在領導抗日戰爭的正統地位,並以一日假期籠絡人心,但是這個日子跟香港人抗日歷史毫無任何關係,完全「離地」。事實上,香港人如要紀念抗日,也不必挑選那一天,更不應盲從中國。香港為何不沿用舊制,以「重光紀念日」作為紀念日或公眾假期?

回顧史實,真相了然。日本於1945年8月15日宣佈投降。當時香港究竟由中華民國政府抑或英國政府接受日本投降,一度引發外交角力。最後英國海軍少將夏慤於8月30日來港,恢復英國對香港管治。港英政府自1946年起,將8月30日定為重光紀念日(LiberationDay)假期。及至1968年,重光紀念日假期改為8月最後的週一及之前的週六。1997年初,臨時立法會通過法例,就1997年7月1日以後及1998年假期作臨時過渡安排,取消重光紀念日假期,改定8月第三個週一為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假期。及至1998年,特區政府更決定自1999年起取消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當時梁耀忠議員反對,在立法會提出修訂議案,保留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假期。1998年9月9日,立法會以36票贊成(自由黨、民建聯、港進聯和前線等)、1票反對(梁耀忠)、12票棄權(民主黨)大比數通過政府議案。那些曾經投下贊成和棄權票的議員,如今作何感想?說穿了,中共集團早已在回歸前香港特區籌備委員會階段,決定了取消重光紀念日等「殖民地時代」假期,及至1998年才正式決定自1999年起取消,旨在避免港人回憶當年如何脫離日軍鐵蹄的苦難而重光。

日本投降和香港重光,當然離不開中國和美國軍民對日浴血抗戰,跟通敵賣國的中國共產黨毫無關係。1945年8月21日,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電告杜魯門,要求香港由中國受降,英國和美國可參加受降儀式,英國憑蔣介石授權可駐紥香港島,但不得進軍內陸。23日,蔣介石電告美、英兩國,同意任命英國官員代表蔣介石受降,允許中、美兩國參加受降儀式。29日,中、英兩國達成協議,授權夏慤少將在香港代表蔣介石及英國受降。30日,夏慤率領英國皇家海軍特遣艦隊抵港,並在港九街頭發出英艦重入香港的號外。當晚,香港市區出現大規模慶祝活動,紀念戰爭結束及盟軍取得勝利,是為重光紀念日。31日,夏慤宣佈成立由英軍領導的臨時軍政府,恢復英國對香港統治權。9月16日,夏慤代表中國戰區及英國,接受日本陸軍岡田梅吉少將和海軍藤田類太郎中將投降,並在中國代表潘華國少將、美國代表威廉臣上校及加拿大代表凱氏上校見證下,於香港總督府簽署香港的受降文件。

正如香港退伍華籍英兵樂善會會長程源基所表示,對他們退伍軍人來說,9月3日與他們和香港無關。香港本身有3年零8個月淪陷歷史,保衞香港對抗日軍的是英軍、華籍英兵及其他外來兵團。共產黨屬下的東江縱隊,並無正式作戰。中國抗戰也是由國軍領導,而非共軍。香港重光與受降的更與中共毫無關係。由此可見,史實昭昭,通敵賣國的中共集團根本沒有任何歷史或道義資格,聲稱或號召代表中國人或香港人「慶祝」重光。

8月30日(重光紀念日),本屬於香港人,不屬於共產黨。9月3日(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當年是日本與同盟國簽署降書翌日,本屬於全世界,不專屬於香港,而如今卻被那位大搞閱兵而沾沾自喜的習大大騎劫「慶功」去了。由始至終,香港應該增加的法定假期不是9月3日,而是應該重置香港抗日重光紀念日(8月30日)。這是對當年保衞香港對抗日軍的英軍、華籍英兵及其他外來兵團的年度敬禮。

另一方面,香港人雖有必要警惕及反對部分日本政客否認軍國主義暴行和侵略歷史真相,但卻沒有視日本舉國為終生寇讎的理由。在民主、法治、文明、創新的道路上,日本的表現始終超越中國和香港,當中更有許多值得中國及香港好好學習的地方。把對上一代日本軍國屠夫的仇恨,盡情發洩在這一代日本人民身上,絕非理智之舉。紀念香港重光,不是為了延續仇恨,不是為了對抗日本,而是為了銘記歷史,為了尊重生命,向侵略戰爭說不,向極端民族主義說不。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