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博學】誰是中國的敵人?

2015-05-11|来源: 民報

中國只能算是一個半富國家,卻企圖以民族大義洗腦強國,擴軍備戰,就算可以麻醉人民一時,卻無法麻醉永遠。

2015年,美國對中國的軍力報告出爐,中國超過臺灣國防預算13倍,美國故意昭告世人,中國正在進行軍事擴張,但是,正在地中海和俄羅斯進行聯合軍演的中國政府,隨即嚴詞批判,美國違反軍事互信,這真是有點小孩說話了,美國是一個言論自由國家,GOOGLE都可以找到的資料,披露出來也是正常,過去香港媒體同樣可以刊登這些報告,現在卻不行,反而很不正常,雨傘運動後,香港媒體幾乎全部淪陷在中國官方中信集團手上,可見中國管制媒體不只是傳言而已,俄羅斯也跟著中國放炮,批評美國要建構合乎普世價值的單極世界,這個單極世界,也就是服膺民主人權的世界,剛好和中國,俄羅斯的理念相反,中俄聯手對抗美國,重返[冷戰時代]已經成形,而現在的俄羅斯急需中國金錢幫助,所以也樂當中國跟班小弟。

美國政治學者抗丁頓和佛蘭克福山都相信,共產社會的國家勢必崩潰,根據歷史,從1848年第一次民主革命開始,歐陸的德國率先推翻帝制,其他國家也風起雲湧,歐洲分裂的土地上,新生國家越來越多,但是,當多數人民,取代少數貴族壟斷的時代來臨時,卻隨即陷入自由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的路線之爭,二戰之後,民族自決運動,又帶來更多國家,國家數量也達到一百二十個,這是二次民主革命,第三次民主革命是1989年蘇聯崩解以後,可是到了兩千年,中國崛起以後,進化的獨裁國家對民主進行壓制,尤其是中亞[一帶一路]國家,和非洲國家,抗丁頓認為民主已經陷入停滯狀態,到現在,二百個國家中,仍有三分之一國家,無法享受人權自由的普世標準,而俄羅斯和中國就是幕後的阻礙者,他們一向反對世界走向全面民主的單極社會。

報告中,美國對臺灣著墨甚多,很顯然把中國的軍事擴張認為是針對臺灣而來,一方面也等於對臺灣提出警告,希望臺灣立場要站穩,可見在新圍堵政策下,臺灣地位的重要。

但是,現階段中國真正敵人,不一定是美國,美國只是中國崛起的擋路虎而已。

2000年,我冒著風雪從俄羅斯搭乘西伯利亞東方鐵路,回臺投票,順路從哈爾濱到丹東,牡丹江,延邊的所謂朝鮮族自治區旅行探訪,自治區地理位置沿著鴨綠江一路往北,隔江面對著正是北朝鮮的新義州,丹東是中國和北韓的貿易口岸,從江上大橋的通關車輛可以看出,兩國的貿易清淡可知,入夜後鴨綠江對岸的新義州一片漆黑,但是中國境內自治區的朝鮮民族風貌鮮明,路上來往至少一半是說朝鮮語的行人,市招也用朝鮮文居多,此區很多偷渡客和脫北者,渡過鴨綠江,到中國找生路,或者經過東北進入蘇俄的單幫客,這個地區民風不同於漢族或滿族,但是卻被中國政府視為很難治理的險區,也就是五毒之一。

中國政府的所謂五毒,就是西藏獨,新疆獨,蒙古獨,朝鮮獨,和臺獨,這五個可能分裂出去的人口區,被視為中國首要敵人,而且是他自己製造的敵人,比較特殊的是香港剛鬧雨傘革命民主直選,但卻不放在中國心上,因為香港太靠近中國,解放軍分秒可達,中國不認為香港可以翻上天。

中國把全世界最愛好和平的宗師達賴喇嘛當作最大敵人,也是使中國招來惡名的重要原因,就算達賴已經多次表示不會追求獨立,但是中國還是不放心,疆獨更是中國長期心頭大患,1949年,有新疆殺人王之稱的王震率紅軍殺入新疆,血腥記憶猶存,維吾爾族對漢人深懷戒心,加上漢人政策移邊,漢族人口逼近9百萬,幾乎和維吾爾族相當,經濟上壓迫維吾爾族生計,宗教上嚴控嚴管,文化上強迫漢化,民族矛盾一直無法解決,糾紛自然不少,2014年5月又發生烏魯木齊爆炸事件,中國換上比較溫和的張春賢領導新疆,企圖以攏絡代替鎮壓,但是效果有限,內蒙古和新疆情況雷同,漢化和移民實邊,降低蒙古族人口,蒙古於80年代興起合併外蒙,為大蒙古國的地下組織,1997年,蒙古人民黨成立,遭到中國逮捕鎮壓,異議分子流亡烏蘭巴托,無所作為,最近內蒙卻因為吃到中國經濟成長好處,反而比較安分,只有臺灣,長期以來是中國頭痛的所在,所以中國只能不斷念著[一個中國]的咒語。

英國年輕的中國專家馬克里歐納德,長期來在[經濟學人]撰寫中國政情分析的稿件,他也是馬歇爾基金會大西洋駐美代表,2008年,曾經以訪問學人身分受到中國社科院邀請訪問北京,在中國待過很長時間,他在[中國怎麼想]一書中說,每次與中國政治經濟智庫學者談到臺灣,都會聽到一句話,[中國對臺灣太執著,反而成為中國和平崛起的絆腳石],言下之意就是中國總是無法忘情臺灣,就如同失敗的國民黨無法忘情中國一樣,如果用愛情術語形容;一方是失戀的的男人還迷念著早已遠去的愛人,另一個卻是從沒戀愛過的癡男,妄想著鄰家的女人,國共兩黨都是[我執深重],幾乎無可救藥。

馬克說,聽到中國學者的言論,話中很無奈,他就會想起電影[教父]裡面的經典話語;已經從黑社會金盆洗手的柯里昂說,[我已經忘掉江湖,但是江湖又找上我],這個江湖就是臺灣,一直在中國心上隱隱作痛。

馬克說,中國外交智庫學者有兩大派,清大教授閻學通領頭的新左派,和北大鄭必至領導的自由國際學派,這兩派都主張先丟下臺灣,甚至不要向東太平洋發展,避開美國的劍峰,但是高層的紅二代卻不如此認為,因為不敢違背祖訓,可見老共思想上還停留在黑幫政黨,如果真的放棄臺灣,等於背叛幫規,但是想以武力拿下臺灣,勢必引發戰爭,甚至引發內部的動亂,老共無法評估動武的代價有多大,所以只能不停擴軍,等待機會,不停灌輸民族大義,不停說著一個中國,或等待美國衰弱下去,現在是雙方正在比賽,誰的氣更長的時候。

反倒是臺灣人民有進步,也有智慧,最近陸委會的民意調查中,超過百分之七十的人認為臺灣必須和中國交往,這是務實態度,但是,百分之五十的人認為這種交往,無法帶來臺海的永遠和平,可見臺灣人至少一半的人是清醒有腦子的,他們不認為弱者只向強權示弱,就能帶來和平,也不相信經貿依賴就有和平,因為動武的選擇不會是臺灣主導,如果這個民調也在中國做做看,一定很有趣,可是,中國繼續以民族大義,推動強國之路,也有很大風險,看看拿破崙三世的下場。

1851年,波拿巴拿破崙三世,趁著法國人歷經3次革命的空虛狀態,奪取政權,並且喊出振奮法國人心的[人民帝國],重建法國雄風,果然擴軍成功,法國橫掃歐陸,但是1863年,拿破崙卻無法在國會中獲勝,拿破崙只能妥協把更多權力下放給人民,拿破崙說了一句語重心長的話,[走在時代觀念前端的人,人民會跟著你走,走在時代觀念後端的人,人民會推著你走,逆著時代觀念的人,人民會推翻你],1870年,拿破崙在戰爭中敗於滑鐵盧,被囚於小島,他不知道人民已經厭戰,自己打敗了自己。

全球化以來,普世價值當道,人民幸福至上,中國只能算是一個半富國家,卻企圖以民族大義洗腦強國,擴軍備戰,就算可以麻醉人民一時,卻無法麻醉永遠,歷史已經說明了一切。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