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元】 我佛何慈悲- 柬埔寨解放四十年記

2015-04-22|来源: 民報

洞里薩河岸金邊夜景

四月六日,在昔日臺灣省立板橋高級中學三民主義研習社同學李憲正的熱情邀約下,我帶著妻子周靜妮跟著他的親友團來到了柬埔寨王國(Kingdom of Cambodia)首都金邊(Phnom Penh)。李憲正即將移民柬埔寨從事房地產開發,每隔一段時間,即組織臺灣親友前往考察,我則因為好奇,就跟著來看熱鬧。妻子對於房地產考察行程興趣不頂濃厚,堅持要排出一個時段做市區觀光,我也覺得很好。我對於柬埔寨的印象,早在小學三年級時就種下了,記得那時每天看電視新聞,都在說柬埔寨共產黨叛軍或北越又攻陷哪一省,令人觸目驚心。一九七五年四月,蔣中正總統逝世,高棉、越南相繼赤化,一個月內,臺灣震動,接著高棉全國大清洗,哀鴻遍野,南海海上越南難民不斷,一副世界末日景象。

金邊國際機場好似我童年時的臺北松山機場,有一種陳舊而不真實的感覺。機場通往市區的俄羅斯大道只有中央車道柏油夯實,路邊塵土、泥濘、垃圾、食餘散落,行人、自行車、摩托車和雞犬亂竄。在雜亂污黑的臨時建築後,是黃土和阡陌相間的農田。遠處的天際線,則隱隱約約是幾座高聳入雲而孤獨的大樓。

午後乘坐嘟嘟車,在黃沙滾滾中顛顛簸簸,先到位於吳哥區(Dangkor)瓊邑克村(Choeung Ek)的萬人塚(Killing Field)與佛塔參觀,再到位於市中心的波布罪惡館(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傍晚來到位於洞里薩河(Tonle Sap River)河濱的皇宮和拉納瑞德公園(Ranariddh Park)。這是我們在金邊的歷史之旅。

瓊邑克萬人塚和波布罪惡館都是民主柬埔寨(Democratic Kampuchea)的統治所留下的歷史傷痕。俗稱紅色高棉(Khmer Rouge)的柬埔寨共產黨柬埔寨革命軍(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of Kampuchea),名義上擁護遭柬埔寨高棉共和國(Khmer Republic of Cambodia)罷黜的國王諾羅敦?西哈努克(Norodom Shihanouk),在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七日攻進金邊,推翻了共和國,贏得抗美救國戰爭的勝利。十二月,柬共制憲建國,國號民主柬埔寨,次年選舉前國王西哈努克為國家主席,並由柬共中央總書記波爾布特(Pol Pat)出任總理,進而逼迫西哈努克退位,由喬森潘(Khieu Samphan)繼任國家主席。

波爾布特是呂姓華裔,柬共和民柬的首腦農謝(Nuon Chea;劉平坤)、喬森潘、(英薩利Ieng Sary;金莊)、宋先(Son Sen)等人,都是華裔,他們都在法國留學期間受到馬克思主義(Marxism)啟蒙,加入共產黨,而特別崇拜雅各賓主義(Jacobinism)的恐怖統治和毛澤東思想的空想社會主義,對反革命的鎮壓毫不留情,也妄想在農業公社的基礎上可以迅速地過渡到共產主義社會,建國之後,便展開超級大躍進,宣稱可直接邁進社會主義社會,乃廢除一切被認為是資本主義象徵的現代化生活方式,金邊二百七十萬人口強制遷移農村,全面推行人民公社集體農場,並對人民劃分舊人與新人,進行勞動和洗腦改造,對階級敵人反革命份子進行整肅,更在黨國內部展開清洗。華裔康克由(Kaing Guek Eav,化名杜赫Duch)被任命為堆斯陵(Tuol Sleng)審問中心保安集中營第二十一區(S-21)典獄長,保安集中營第二十一區原為堆斯陵中學,校舍被改為審訊室和牢房,負責黨國內部清洗整肅,關押的幾乎都是黨國幹部、軍人及其家屬,甚至包括喬森潘的兩個姐妹,一是波爾布特的前妻,一是英薩利的妻子。康克由發明了各種刑訊方法,以構陷逼出被告叛國的自白,再據以移送至瓊邑克華人公墓執行死刑,但囚犯往往禁不住凌遲,幾乎都直接死在裡頭。據說波爾布特的娛樂之一便是閱讀他先前好友與同志們的自白書。原非黨國叛徒的一般階級敵人,如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知識份子及其家屬,則直接逮捕在瓊邑克就地審訊正法坑殺。估計在民柬統治金邊三年間,全國八百萬人口近三百萬人死亡,而在康克由主持的S-21集中營中遭凌虐死亡者則將近有一萬七千人。

民柬的濫殺,甚至越界到越南西寧省,和被懷疑心向越南的東面部隊,此舉導致東部人心惶惶,部份民柬國民軍部隊轉向投奔越南,當中包括韓桑林(Heng Samrin)、洪森(Hun Sen)等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二十萬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大軍在柬埔寨救國民族統一戰線(National United Front of National Salvation of Cambodia)的引導下,長驅直入柬埔寨國土,二度解放金邊。兩名越南士兵追尋著一股奇臭無比的屍臭味發現了S-21,驚駭地發現了此處慘絕人寰的景象,救出了幾個兒童和七名生還者,審訊房裡還有遭電擊或毒打而剛斷氣的屍體。越軍推進到瓊邑克,再因民眾走告,發現了萬人塚。

越南解放了柬埔寨,並協助柬埔寨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Cambodia)的建立,現在金邊獨立大道上還樹立著越柬友誼紀念碑感念此事,但當時聯合國卻譴責越南的侵略,對人民共和國施以經濟制裁,依舊承認盤踞西部泰柬邊境的民柬為柬埔寨的唯一合法代表,這讓民柬的反人類罪行得以繼續,柬埔寨人民的苦難未減。儘管如此,越南和人民共和國以挖掘和揭露民柬暴行來證成自身統治正當性的作法,仍是有效的,西哈努克在一九七九年代表民柬出席聯合國大會維護其柬埔寨代表權時逃出柬共控制,使柬共的國際支持特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支持出現動搖。

一九八一年八月,聯合國發表〈柬埔寨恢復和重建宣言〉(Declaration on Rehabilitation and Reconstruction of Cambodia),主張以民主選舉終結柬埔寨內戰,民柬政府改組,西哈努克出任總統,成立聯合政府。一九八七年越南撤軍,柬埔寨人民共和國改國號為柬埔寨國(State of Cambodia),民柬總統西哈努克和柬國總理洪森在巴黎進行了歷史性的會面,為國家和解與統一奠定了基礎,最終在國際調停下於一九九一年十月由十九國在法國簽訂〈巴黎和平協議〉(Paris Peace Accords),同意在聯合國託管下由柬埔寨過渡時期聯合國權力機構(The United Nation Transitional Authority in Cambodia)主持進行國家重建。柬埔寨王國復國,西哈努克被擁立為國王,奠基性全國國會大選於一九九三年五月完成,王家政府成立。柬共參加柬國聯合政府卻又拒絕參與國會大選乃是一大政治失策,一九九四年王國宣告柬共為叛亂團體,對民柬展開最後的掃蕩。

一九九六年,民柬外交部長英薩利為西哈努克反正而率部投降,一九九七年,情勢日蹙的波爾布特懷疑國防部長宋先叛亂,乃將其全家處決、碎屍,並展開清洗,但波爾布特此次的濫刑卻引起內部的反彈,反而遭到國民軍(National Army)總司令塔莫(Ta Mok)的逮捕和監禁。一九九八年王國進軍安隆汶(Anlong Veng),農謝和喬森潘投降,塔莫攜波爾布特逃亡,波爾布特因心臟病發暴斃。塔莫藏匿在柬泰邊境山區,在一九九九年被王國俘虜,民柬終於覆鼎。聯合國乃從而協助王國組織戰爭罪行裁判法庭(Cambodia Tribunal for War Crimes and Crimes against Humanity),對民柬暴行進行調查、起訴和審判。

話說康克由隨民柬逃出金邊後,曾奉派到北京外國語大學擔任高棉語教席一年,回國後改名韓平(Hang Pin),在斯外杰學院(Svay Chek College)任教。一九九五年十一月,盜匪侵入他位於柯安(Phkoam)的家,刺死其妻子,深受打擊、意志消沉的他放棄了無神論,皈依了基督教,更成為業餘牧師。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他昔日任教的中學生如今貴為王國教育大臣者巡視當地,發現了他,未揭穿他真實身分,還任命他為三洛(Samlaut)教育局長,負責當地教育系統的重建工作。一九九八年王國對民柬發動圍剿,康克由為躲避戰火,逃至安道赫(Andao Hep),在當地協助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的難民救援工作,待塔莫兵敗、民柬滅亡之後,始回到柯安。康克由以教師和牧師的身分掩飾他的過去,確實也贏得許多人的尊敬和好感,但長期追蹤報導民柬事蹟的愛爾蘭記者尼克.鄧洛普(Nic Dunlop)卻鍥而不捨地在當地通過照片巡訪,而於一九九九年四月發現了他。鄧洛普特別找來了訪問過波爾布特的美國記者內特.賽耶(Nate Thayer)幫忙,到康克由住處附近進行訪問,而在言不及義的訪談後,鄧洛普和賽耶揭穿了康克由的真實身分,康克由痛悔不已,這一篇訪談隨後刊登於《遠東經濟評論》(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身份曝光的康克由,於是自動向王家政府投案。在押解S-21集中營和戰爭罪行裁判法庭上,他一再流淚懺悔,懇求柬埔寨人民的原諒。關於反人類暴行,民柬高層無不互相推諉責任,康克由是唯一向柬埔寨人民公開道歉的被告,然而由於他的罪孽深重,找不到可以原諒他的理由,他被判處終身監禁。

民柬對柬埔寨貽害萬年,至今尚未平撫。全國人口數已經回升,但公民平均年齡僅二十多歲,顯示內戰中死傷嚴重,也因被害者多為資產階級、知識菁英或黨政幹部,導致全國人才斷層。柬埔寨國家重建乃嚴重依賴於各國的援助資金和技術人員的進駐,另一方面,柬埔寨廉價和豐沛的勞動力以及土地供應,也成為吸引各國製造業轉進的條件,這皆是柬埔寨經濟近年得以飛躍成長的原因。李憲正所屬的雙城建設,在金邊從事的是三十餘層大樓的建造,而以皇宮對岸的水淨華(Chrui Chang War鴨子島)作為建案開發的重點,一般的柬埔寨人民恐怕沒有能力購置,所以其係以外國短期契約人員作為評估高價套房市場消費人口的基礎,由此亦可想見柬埔寨對於外國經理和技術人才的需求孔急,而柬埔寨的新臺灣之子,今後自當有一展身手的大好空間。

民柬的屠殺是國家犯罪,每一個被害者都是有案可考的,越南入侵的時候,康克由和民柬的官員害怕報復,乃將政府的殺人檔案全部帶走,未及帶走的,則加以焚燬,而帶走的,也大多因戰亂而散失,這導致波布罪惡館中留下的許多被害者照片無法比對其身分,也因多數是家族被斬草除根,而無從指認。同樣地,當時在當地工作的黨國鷹犬照片也無從辨認其身分。這些囚犯和獄卒的照片都被陳列在前身為S-21集中營的波布罪惡館中。加害者無知的面容,被害者幽怨的眼神,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我心中。民柬的這些加害者是否受到懲罰,無人得知。吃人的老虎只是隱姓埋名地躲藏在柬埔寨人民之中。近年柬埔寨開始在中學教科書中教授這段歷史,因為他們意識到,民柬的官員原本也都是殷實的老百姓或是懷抱理想的知識青年,是制度和生活使人性走向極端,成為老虎。只有康克由出面道歉,他們如今只能選擇和加害者共處,讓人民記取教訓,教歷史不再重演。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