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 中共構陷女權勇士

2015-04-18|来源: 民報

既不談論又不反對「一黨專政」的民間維權運動,究竟能走多遠?

4月10日,美國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在「國際婦女日」促請中國政府立即釋放5名爭取民權而分別在北京、廣州、杭州三地被捕的女子:武嶸嶸、韋婷婷、李婷婷(麥子)、王曼、鄭楚然(大兔)。她們計劃在今年三八婦女節前夕(3月7日),組織反對性騷擾和推動婦女平等權益的「宣導公交性騷擾防治機制」活動,以「制止性騷擾,安全你我她」為標語主題,竟被中共當局提前拘押。這5位在押女權活動人士雖已各自委任律師,但已被拘留超過一個月。北京公安最近更向檢方申請正式批準逮捕她們,罪名也從拘捕時的「尋釁滋事罪」改為申請批捕時的「聚眾擾亂公眾秩序罪」,對「首要分子」最高可判處7年有期徒刑。

這次事件獲得國際社會廣泛關注,英國、美國及歐盟多名官員均強烈批評中國政府踐踏人權的惡行。近日宣告有意競選下屆美國總統的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在社交媒體表示:「中國必須終止對女性活動家們的逮捕。這是不可原諒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鮑爾呼籲中國釋放這5位女權活動人士。英國外交部也對事件表示「嚴重關切」。美國國務卿克里更表示:「我們每個人都有權利就全球女性每日面對性騷擾或其他不公義的問題發聲。我們強烈支持這些維權人士,為推進這些挑戰性議題所作出的努力,我們相信中國政府也應支持她們,而非令她們噤聲。」此皆自明之理,全球仗義執言。另有近50個來自世界各地團體聯署簽名聲援,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這5位女權活動人士,其中包括婦女團體、人權團體、工會、學者、學生及市民。部分香港民主派人士更加遊行至中聯辦,遞交簽名,公開揚聲,喚醒世人關注她們的處境。

令人至為矚目的是,部分勇敢的中國公民這次終於站了起來。3月31日,1121位公民聯署致函全國婦聯、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人民檢察院,指斥公安在這次行動中作出多項違法行為。鄭楚然在沒有任何合法手續下,被口頭告知要被刑拘,家屬日後才收到拘留通知書。其餘4位女士的家屬,均未收到拘捕通知。李婷婷在警察未出示證件及未履行合法手續的情況下被帶走,其住所也被違法搜查及扣押物品。韋婷婷及王曼也在沒有合法手續下被限制自由。同時,民眾也為她們的健康狀況擔心。王曼在看守所時由於疲勞訊問而心臟病發。武嶸嶸被帶走之前身體狀況極差,在看守所有持續一段時間睡在地板上。高度關注事件的民間NGO機構北京益仁平中心負責人陸軍仗義執言:「國內外人士認為,她們所做的事根本沒有違法,更談不上犯罪。所以北京警方的抓捕毫無道理。在這種情況下,激起國內和國際對他們(公安)非常強烈的反對聲浪,聲援行動此起彼伏。」

綜觀全局,以下重點均值得關注。

一、濫捕盡顯怯弱。中共現在打擊民間活動的尺度,已經不問公民的具體訴求是否危及黨政商的利益、權力、面子。昔日,趙連海談結石寶寶,許志永講財產公示,大家都認為這些說法影響了黨國集團內部某些既得利益者,所以他們都被整鬥或被囚禁。今天,5位女權人士宣導「公交性騷擾防治機制」,呼籲「制止性騷擾,安全你我她」,究竟她們干犯了哪些既得利益者?難道共產黨要淪落到去袒護變態色魔?

實情顯然另有原因。現在共產黨根本不論公民的具體訴求是甚麼,只要發現有少數人,商討協作,議題相同,分頭行動,那麼無論他們有無形成具體的NGO組織或團體,當局都會先下手為強,把他們關押起來,犯罪事實及刑事罪名也可以亂編胡謅,反正殺雞儆猴,防微杜漸就是了。由此可見,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專政集團表現得完全沒有自信,遑論三個自信,儼如驚弓之鳥,舞劍神經兮兮,令人領悟到這個政權就連自己都覺得已走入窮途末路,時日無多。癡漢亮劍,反反性侵,盡顯怯弱,禽獸不如。

二、公民意識升溫。這5名女子都相當年輕,標誌著中國年輕世代的公民意識、學養、正氣、勇氣,正在逐漸升溫。速度雖慢,進度猶存。例如李婷婷及鄭楚然3年前就曾經在北京和廣州組織過女權抗議活動,也參與過「佔領男廁」示威活動,以抗議男女生廁所比例不公,並不時為兩性平等問題發聲。這些80後及90後年輕人,肩負起推動人權、自由、平等、公義社會的使命,為女性爭取更平等的公共空間和公民權利。她們的關注議題相當廣泛,涉及性別平等、就業權、受教育權、環境污染、公交反性騷擾等議題,言行一致,喚醒關注,貢獻卓越。她們雖被無理拘禁,但卻根本抵擋不住整體中國公民逐漸覺醒的現實潮流。

三、難破現有侷限。時至今日,雖然少數中國知識人,例如劉曉波等人,能夠把抗爭高度拉拔到追求憲政民主的層次,並且為此理想付出相當沉重的個人代價,但是大部分中國公民維權運動都是堅持盡量不碰觸中共一黨專政的敏感地帶,集中針對社會問題表象的不公不義。近日廣東羅定及河源的反污染反霧霾示威如是,上述5位女權活動勇士的反性騷擾示威亦如是。

事實上,環境污染和性騷擾問題,一方面源自犯罪行為人本身的缺德敗紀和泯滅良知,另一方面也源自執法機關的貪腐、共謀、無能、怠惰。要解決例如性騷擾或兩性不平等社會問題,絕對不是單靠推廣所謂愛與和平的公民教育就足夠了,也不是單靠宣揚幾套「防狼」勇武護身招式就足夠了,更不是請大家遇見犯罪時立即報警就足夠了,而是必須面對和解決整體性制度敗壞和人心敗壞這兩大根本問題,亦即必須從變革政治及社會制度著手,終結一黨專政,進而確立尊重中國公民基本人權的制度性保障,亦即憲政民主制度,繼而再進一步,點滴漸進地緩解人心敗壞惡疾,重建人際信任、尊重、互助、關懷。沒有確實的制度性保障,任何改善人心敗壞的計畫,恐怕只會流於「少數好人好事」和「自我感覺良好」,而整個中國的荒唐和敗壞現狀依舊如昔。

另一方面,正因一黨專政,黨權大於人權,那麼保護中國女性權益的人權訴求,也就被迫讓位給摧毀民間維權組織的黨國任務。放眼事實,公安無理拘禁女權活動參與者韋婷婷,盤問其個人財產及收入(跟犯罪行為構成要件根本毫無關聯),以及她從事民間維權工作的心路歷程(畢竟干黨底事),還要求她寫悔過書(違反無罪推定原則),更加一直監視及監聽她和律師之間的會見談話(違反刑事訴訟法),正是肇因於一黨專制結構及嚴防民間挑戰意識。女權活動人士滿以為可以迴避中共一黨專政議題,躲進中共設好的鳥籠裏面,集中探討性騷擾和兩性平權問題,幫得多少算多少,改得多少算多少。殊不知女權活動人士結聚討論和聯合行動本身,無論其訴求為何,已經不容於一黨專制結構。她們從來都沒有「聚眾擾亂公眾秩序」,只不過是「擾亂一黨專政秩序」。光是這一點,已經令共產黨和習近平頭痛不已,感到「不安全」和「沒自信」,繼而亮劍揮劍,先下手為強。

循此以往,既不談論又不反對「一黨專政」的民間維權運動,究竟還能走多遠?橫竪都要冒著被拘捕的風險,為何不把抗爭高度提升至「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憲政」的層次?不踐踏中共的「敏感帶」,但卻妄想實現「維權路」,根本難有任何寸進。這是物理定律,也是歷史教訓。換言之,不走在「一帶」之上,根本就沒有「一路」。這是中國公民必須面對的客觀事實。現在正是時候讓大家重新思考,究竟彼此需要一個甚麼樣的政治和社會制度,重新定位抗爭的對象和重點。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