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 誹謗是天賦民權!

2015-04-16|来源: 民報

人民對統治者的誹謗是末,統治者自己做好事、爭取人民的好話及信任才是本。

漢人造字很早就有「誹謗」之說,所謂「誹謗」,乃是對統治階級講出了不好聽不中聽的話。

古代的思想家裡,以荀子對誹謗的討論最為精辟。他在《非十二子篇》裡有一段話:「君子能為可貴,而不能使人必貴己;能為可信,不能使人必信己;故君子恥不修,不恥見污;恥不信,不恥不見信;??是以不誘於譽,不恐於誹,率道而行,端然正己。」

荀子的這段話,如果將他講成白話,就是說統治階級他們有能力去做讓人民都講他們好話的事,但卻不能要求人民去講他們的好話。他們有能力去做人民會信任他們的事,卻不能要求人民對他們信任,因此統治階級要對自己做不出好事感到羞恥,不要因為講了他們的壞話而覺得恥辱;統治者也要為他們做不出會讓人民信任的事而覺得羞恥,不能因為人民不信任而覺得恥辱。統治者不要只是想聽好話,不要怕聽壞話,自己好好做事,才是根本。

荀子的這段話太重要了,這段話已講出了誹謗的哲理。他顯然認為人民講統治者的好話或壞話,乃是種天賦民權。因此統治者應努力做好事或對的事,爭取人民對他的信任,講他的好話,而不能介意人民講他的壞話。人民對他的誹謗是末,他自己做好事、爭取人民的好話及信任才是本。如果只是去計較人民的誹謗,而不去做好事,那就是捨本逐末。

正因為有了荀子這樣的哲理,所以西漢文帝遂於文帝二年頒布了「除誹謗法詔」,那就是誹謗除罪化。他在詔書裡指出,如果誹謗是罪,就會限制了人民的言論自由,大家都不敢說出真心話,因此為了國家及統治者自己的進步,誹謗應該除罪化。漢文帝的這種態度,乃是古代中國最進步的政治,他開創了「文景之治」。

不過到了後來,中國的政治轉向了專制獨裁。統治者以誹謗之罪箝制言論自由,也要求人民只能講好話,不能講壞話,所以造成中國政治的長期不進步。誹謗之罪可以說是中國無法進步的關鍵。

而今天的臺灣也是臺灣史上的反動年代,馬政府治國無能,但它卻以誹謗罪為工具,箝制言論自由,動輒向媒體及知識份子提出告訴。馬英九本人及他的親信金溥聰提告之多,已創下了記錄。但他們的濫告濫訟、箝制言論自由,只是讓他們的無能更甚。就以我自己為例,金溥聰向我提告,他一審敗訴,卻再告到高等法院,但四月十五日他再度敗訴。濫告濫訴只是他們藉司法來進行騷擾的無聊手段。馬政府的無能及濫告濫訴,必使這個政府在歷史上留下惡名!因此當馬政府下臺,將來政權變天,新人當家,可能已需要以馬政府為鑒,將誹謗除罪化,誹謗是天賦民權,絕對不是罪!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