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 能容《大公報》,不容《城邦論》?

2015-04-11|来源: 民報

中共最喜歡逆來順受的草民,最害怕人民自由精神的覺醒。

《大公報》以頭版全版加一篇社評,抨擊香港康文署轄下的公共圖書館藏有《香港城邦論》及其續集多達181本,至二零一五年三月已合共借出逾5500次。社論引用葉劉淑儀的話說,此種鼓吹“分裂國家”和“種族仇恨”的書籍,應當像涉及淫穢和暴力內容的書籍一樣,被撤出公立圖書館。

習近平的著作在香港的公立圖書館也有收藏,大概不會像《城邦論》那麼受歡迎,大部分港人自己知道什麼是好書,什麼是壞書。

於是,北京當局惱羞成怒,通過《大公報》發表扼殺言論自由的言論,顯示其內心對香港本土思潮的恐懼和仇恨。

中共最喜歡逆來順受的草民,最害怕人民自由精神的覺醒,因此對圖書館藏有哪些書籍分外留意。內地民間人士創辦的立人鄉村圖書館,因為收藏并推廣若干啓發公民意識的書籍,在全國範圍內遭到清查和封閉,多名負責人被拘押和逮捕。

德國詩人海涅說過,先焚書,再焚人。納粹德國如此而行,中共亦如此而行。《大公報》企圖“替天行道”,幫助香港市民確定好書和壞書的標凖。可是,它從不會撒泡尿照一照自己是怎樣的一副尊榮。

在一九四九年之前,《大公報》曾是中國最具公信力的報紙之一。一九四一年,《大公報》獲頒美國密蘇里新聞學院評選的“最佳報紙”,亞洲僅三家報紙獲此獎。頒獎詞指出:“在中國遭遇國內外嚴重局勢之長時期中,《大公報》對于國內新聞與國際之報道,始終充實而精粹,其勇敢而鋒利之社評影響于國內輿論者至巨。”國共內戰期間,《大公報》發表題為《可恥的長春之戰》的社評,指控中共用無辜百姓作“人體盾牌”。中共理屈詞窮,抨擊《大公報》是“法西斯幫兇”。

一九四九年之後,《大公報》落入中共手中,內地的各版全部被關閉,唯有在香港改頭換面之後粉墨登場、存在至今。《大公報》及《文匯報》、《香港商報》、《香港經濟導報》,被香港市民笑稱為“沒人看的「四大左報」”。二零零九年,一份香港市民對傳媒可信度的調查顯示,《文匯報》的可信度分數排行最低。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大公報》刊登《北京的哥奇遇:習總書記坐上了我的車》一文,被海內外媒體廣為轉載。幾天之後,北京官方嚴詞否認,《大公報》隨即發布聲明稱此報道為虛假新聞并向讀者致歉。

《大公報》諸君,先把自己的屁股擦乾淨,再去操心公立圖書館該收藏哪些書、香港市民該閱讀哪些書吧。香港的言論自由、新聞出版自由,是英治時代留下的最寶貴的遺產之一,《大公報》本身亦是其受益者——這麼爛的一份報紙也能生存下來,除了有來自北京的巨額補助之外,能不感謝香港的自由環境嗎?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