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 起訴周永康,為何變低調?

2015-04-10|来源: 自由亞洲電臺

4月3日,中共當局宣布,由天津市檢察院對周永康提起公訴,罪名三樁:受賄罪、濫用職權罪、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預計不久將開庭。把周永康放到天津受審,就如把薄熙來放到濟南、谷開來放到合肥、王立軍放到成都受審一樣,都避開了他們各自的作案地點或任職地點。異地辦案,體現黨國體制的任意性。

2012年9月初,就在谷開來於合肥受審並被判處死緩後,也就是在習近平消失於公眾視線(「神隱」)的同時,時任政法委書記、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大駕光臨合肥,視察剛剛審理過谷開來的合肥中級人民法院。當時,周大剌剌地說:「代表黨中央和中央政法委向廣大基層政法幹警表示親切慰問,希望大家忠實履行憲法法律賦予的職責,堅持嚴格、公正、文明、廉潔執法,努力使辦理的每起案件都經得起法律和歷史的檢驗,切實當好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建設者、捍衛者。」

看得出,當時,周永康對谷開來一案的審理,表示基本滿意。儘管,此前,他曾企圖保下薄熙來和谷開來夫婦,卻又無法推翻當時政治局常委會多數人的決議。但谷開來犯下故意殺人罪卻未被判處死刑,顯然又得益於周永康等人的力保。

轉眼兩年半過去了,輪到周永康本人,淪為階下囚。請君入甕,彷彿現實跟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其實,只要再讀一遍《紅樓夢》,就知道,這並非玩笑,而是專制社會下,為官者的當然歸宿。「亂鬨哄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異地當官,異地受審,豈不正應驗「反認他鄉是他鄉」?

而前面還有兩句,更能確切寫照周永康的下場:「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扛;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從一名油田技術員,變身官員(戴上紗帽),並節節高升,官至「正國級」。居然不滿足,圖謀政變奪權,事敗下獄(扛上鎖枷)。昨日破襖(出身平民),今日紫蟒(囚服)。曹雪芹的《紅樓夢》,彷彿為中共官員量身打造,提前備下的預言書。

宣布起訴周永康,習近平當局忽然變得低調。官方媒體統一發布的新聞稿,只有392字,並置為一般新聞標題。沒有如從前那種通欄大標題,也沒有從前的社評、評論、文章配套跟進。

回顧2014年7月29日,當局宣布對周永康立案審查。在那前後,官方媒體刊登大量起底周永康家族的文章。各地紛紛表態「擁護中央決定。」2014年12月6日,當局宣布,開除周永康黨籍,移交司法。隨後,官方媒體大幅造勢,用中共歷史上的「叛徒」比喻周永康,暗示其死罪難免。因為,列舉出的那些叛徒,不是被中共處死,就是被敵方處死。同期,當局組織二百多名高級幹部在人民大會堂觀看影片《黃克功案件》,更是強烈暗示,可能判周永康死刑。(黃克功是曾參加紅軍長征的老幹部,後因槍殺女學生而遭處死。)

然而,這一回,2015年4月3日,當局宣布起訴周永康,卻變得出奇的低調。一度擺足了開殺戒姿態的習近平,似乎陷入猶豫。「這裡的黎明靜悄悄。」如何解讀?

其一,習近平和王岐山可能改變了主意,不再處死周永康。佐證之一,傳言中的周永康殺害前妻案,並未入罪。這本來是可以置周永康於死地的大罪。如果不判死刑,而判死緩,留下活口,或可為進一步追查曾慶紅與江澤民埋下伏筆。這意味著,周永康在死刑的威脅下,已經服軟,願意配合習近平當局,戴罪立功,全盤檢舉曾慶紅與江澤民,包括其腐敗、淫亂、甚至可能涉入政變的詳情。

其二,反腐遭遇極大阻力,黨內權力鬥爭勢均力敵,「大老虎聯手反撲」或已成真,習近平和王岐山面臨嚴重挑戰。中國富豪郭文貴在海外叫板,表面上針對胡舒立(財新傳媒總編輯),實際上針對王岐山。而郭文貴背後,應有大老虎或老老虎背書、助威。面對嚴峻現實,習、王或放緩反腐節奏,或降低打虎調門,安撫政敵,讓其稍安勿躁。即便要殺周立威,也盡量低調處理,減少黨內震蕩。因此,低調,極可能是習、王策略之舉。敵進我退,或以退為進。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