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 星洲獨夫李光耀的殞滅

2015-04-04|来源: 民報

「新加坡模式」根本難以持續,不值推廣,不值學習。現在有意學習和推廣「新加坡模式」的政權,形同闖入歧途,迷途不返,自掘墳墓。

3月23日,新加坡獨裁建國總理李光耀逝世,享年91歲。現任總理兼李光耀長子李顯龍宣佈全國哀悼一週。29日舉行國葬,45萬人送別李光耀遺體。一週以來,民眾陸續悼念獻花,戶外酷熱排隊輪候8小時,送別「國父」,秩序井然。電臺播放肅穆樂曲,車站電子屏幕顯示悼念李光耀字句。國際領袖紛發唁電,富商巨賈親臨弔唁。中國獨裁者習近平稱李光耀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美國總統奧巴馬形容李是「真正歷史巨人」。新加坡政府還將全國唯一的合法示威區芳林公園列為悼念李光耀專區,無限期禁止在公園內示威及集會。此外,李光耀自1959年至1990年正式執政,及至吳作棟、李顯龍先後繼任,一直標榜所謂「高效、廉潔、不感情用事、富有創造性、前瞻性、務實精神」的「新加坡模式」,再度成為熱議話題。

李光耀深受重視「紀律」的祖父李雲龍,以及重視「自強」的母親蔡認娘兩人影響,曾經留學英國,從政作風強悍幹練。在馬來西亞於1965年離棄星洲之後,他帶領人民行動黨,在新加坡這個自然資源缺乏、被謔為「地球上一紅點」的島國土地上,創造出經濟「奇蹟」。培養人才,利用外資,引進科技,擴展家族親友跨行業壟斷勢力,把新加坡全境視為自己私家大宅或家族企業,把全國人民視為自己有責任好好培養、管束、照顧的家傭或員工。一方面保障教育就業及組屋住房,另一方面以「受我恩惠、不能忤逆」的父權思維,盡情禁制言論及異議自由,狠辣對付反對派領袖徐順全、博客鄞義林等人。經濟鳥籠自由,政治全盤獨裁,箝制言論心狠手辣,社會文化多元並蓄,經濟繁榮,規劃前瞻,秩序父權,政府高效,官員廉能,強推英語,打壓華語,市容衛生,基建卓越,鞭笞峻法,禁口香糖,強制徵兵,教育嚴謹。外界統稱之為「軟威權主義」或「亞洲價值觀」。

這套做法近年深受中共高層及香港高官賞識,滿以為獨裁專政一樣可以開花結果。鄧小平早在1992年「南巡講話」時就提到新加坡﹕「要出國去看看並且要向各國學習,特別是向新加坡學習。他們有良好的社會紀律和良好的社會秩序,我們應向他們借鑑,並且比他們管得更好。」及至十八大前後,習近平也有同感,由他擔任校長的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更發表一系列文章探討新加坡經濟問題、人口問題、社區管理及治理經驗。大批中共官員先後被派往新加坡學習。畢竟,李光耀在1974年曾經預言:中國只要滿足三個條件,即可超越新加坡:穩定政局、菁英官僚、市場經濟。中共往這個方向走,終於變成:維穩防亂、貪腐黨官、權貴資本,真的很有「中國特色」。面對這些「中國特色」,中共始終念念不忘新加坡的「成功」之道,尤其對於「新加坡模式」以下六大核心論點相當欣羨,矢志渴求。歸根結柢,只要破解以下六大核心論點的欺騙性,即足以驗證「新加坡模式」根本難以持續,不值推廣,不值學習。現在有意學習和推廣「新加坡模式」的政權,形同闖入歧途,迷途不返,自掘墳墓。

一、無李無我論。新加坡並非有如中共集團般大力鼓吹集體主義或民族主義,反而保守著一定程度的個人主義和務實作風,但是新加坡卻有另一套意識形態來維護李光耀政權的獨裁專政。那就是不斷灌輸「沒有李光耀,就沒有新加坡」、「沒有新加坡,就沒有現在的我」、「沒有李光耀,我們甚麼都不是」、「我感覺好像我的一部分都消失了」這類怪異思想,導致最近很多人跟隨李顯龍高喊「李光耀就是新加坡」而不覺有誤。果真如此,難道「李光耀死了就是新加坡死了」?

歸根結柢,這類迷思的根源就是:不了解歷史,不了解自己,拿一點放大,見樹不見林。如果現在有人說「沒有砵甸乍(璞鼎查)就沒有香港和現在的香港人」,究竟香港人會有何反應?如此以偏概全,把某人捧為當今世界和自己生活的「第一因」,然後在教育和輿論當中,不斷重複「洗腦」,灌輸這種「信仰」,然後讓人由衷覺得自己的存款、資產、工作、家族、住房、衣服、食物、安全,一切源自那個「第一因」,其他原因都是次要、附隨、無足輕重。這種「信仰」正是李光耀獨裁統治術的最大奧秘。有一位從外國趕回新加坡「奔喪」的女士聲稱﹕「從小學三年級開始,李光耀就是我的偶像,他從零開始為我們做了很多,我和家人都很尊敬他。」好一個「從零開始」的「第一因」。全面認識歷史和自己,面對現實,實事求是,才能解毒破魅,瓦解魔咒。

二、穩定首要論。李光耀獨裁統治術的另一奧秘,就是在個人理性思維層面植入一種二元對立的辯證魔術。李光耀一直反覆強調:「西方式民主並不適合所有國家,年輕國家在能承受西方模式的民主和個人自由前,首先需要實現穩定和經濟發展。」有位參與瞻仰弔唁的新加坡人更加把這種想法進一步演繹鋪陳。他的論述相當經典,大致如下:年輕人追求的是自由,中年人追求的是穩定;要自由就不可能很穩定,要穩定就不可能很自由;人人有言論自由的結果就是爭吵紛亂;這裏涉及二擇一的取捨;但要選擇也不太困難;因為有了民主自由之後,人們仍然需要繁榮穩定;但是有了繁榮穩定之後,人們就會滿足,民主自由就變得可有可無,甚至不再必要。畢竟這種說法一直在華人社會當中大行其道。

這種詭辯術的欺詐重點就是把「自由」與「穩定」二元分化矛盾對立起來,訛稱兩者水火不容,並且暗示「不自由」(注意是誰的不自由)才是「穩定」(注意是誰的穩定)的最佳保障,同時沒有論證為何「某人被統治者羅織誹謗或危害國家安全罪名起訴以致破產或陷獄」,竟然保障了「新加坡經濟繁榮富足和工作穩定」,也無法說明在經濟繁榮之後,為何人們就不用理會自己的自由與人權。大家千萬不要小覷這套詭辯術侵蝕理智的威力。它不是新加坡長年洗腦教育和威權輿論的專利,實際上在華人社會內比比皆是。如果人們繼續把繁榮穩定視為首要價值,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社會,只會有以法律作為統治工具的專制社會。

三、務實逐利論。李光耀在2007年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我們沒有意識形態。如果它有效,那我們試試。如果效果不錯,那我們就繼續。如果沒效果,那就扔掉它,試一下別的東西。」但是如果有位新加坡人今天說:「我們沒有意識形態。如果李光耀和李顯龍有效,那我們試試。如果效果不錯,那我們就繼續。如果他們沒有效果,那就扔掉他們,試一下別人。」可以嗎?不會遭政府報復控告嗎?

由此可見,李光耀的務實逐利是無拘無束的,新加坡人的務實逐利是在鳥籠裏的,從來無法主張人民行動黨不要繼續執政。由始至終,李光耀從來不問是非公義,只問權力利害,有利則進,無利則退。由他自己來界定的「利益」,才是執政的最高指導原則、最大意識形態。昔日反對中共和馬共勾三搭四,轉身就可以跟毛鄧江胡習相見歡。他力主美國重返亞太,同時新加坡也是美軍第七艦隊後勤隊伍和第497戰機訓練中隊的駐守地,但他卻跟中共政權把酒言歡,眉來眼去,務求兩家通吃。他當年對中共六四屠殺平民表示震驚,之後又認同軍隊殺人如可避免百年動亂即無可厚非。他曾經與威權時代的臺灣政府簽署「星光計畫」讓新加坡士兵可往屏東恆春接受訓練,但又拒絕讓臺灣年度敦睦演習的艦隊在新加坡補給。其務實逐利的政治思維,可見一斑。

在他的統治下,經濟上權貴壟斷,與民分利,條件是人民乖巧順從,允諾人民日後必嚐甜頭。所謂左翼與右翼兩大陣營經濟和政治主張的理性論辯,從未真正有過,一切決策都掌握在人民行動黨的股掌之中,被允許的言行範圍相當狹隘。無可否認,李光耀對國際形勢和國家發展有深邃遠見和洞察能力,但卻對於人世間的正直與公義興趣缺缺,腦海裏只有生存、策略、權力、財富等概念。

四、菁英統治論。這一點也被稱為「陰柔獨裁論」或「軟威權主義」。李光耀強調自己奉行「菁英統治」(meritocracy),被外界稱之為「亞洲價值觀」。他堅持不能將歐美民主制度照搬到亞洲。他在1994年接受《外交事務》訪問時表示東方社會與西方社會大有不同,「東方社會相信個體存在於家庭之中」,「家庭又是大家族的一部分,接著是朋友和更廣闊的社會」,所以東方統治者不會對家庭職責越俎代庖,西方反之。他形容美國民主制度導致個人權利擴張太過,犧牲社會秩序,反而東方社會能夠在井然秩序中享受自由。此外,李光耀坦承「國內種族問題」也是反對照搬民主的另一原因。他在2005年接受德國《明鏡》週刊訪問時表示:「在多種族社會,你不會根據經濟和社會利益投票,只會根據種族和宗教投票,假設我在這裏運行英國式民主系統,馬來人會投給穆斯林,印度人會投給印度人,華人會投給華人,我會見到國會長期陷入無法解決的衝突,因為華人多數會永遠凌駕其他人。」

這套說法長期迷惑了不少對東方社會一知半解的西方人士,但卻與事實不符,而且邏輯不通。西方政府何來對家庭職責越俎代庖?東方政府例如中共集團又如何沒有對劉曉波及陳光誠的家人越俎代庖?西方社會秩序如何被犧牲掉,而東方社會秩序又如何井然?比較一下法國農村和中國農村,何者社會秩序更佳?新加坡人又如何在井然秩序中享受到言論、出版、選舉自由?如果「種族問題」可以成為不要民主選舉的理由,那麼幾乎全世界所有國家都不配有民主政制了。況且,一個種族、一個階級,只會有一種態度、一種選擇,永不溝通,永不妥協,永不改變,永不動搖,是事實嗎?看看美國總統奧巴馬吧!歸根結柢,「菁英統治論」的騙術精華在於隱藏以下一點:誰決定誰才是稱職的菁英來統治人民?實情還不是李光耀這個所謂「菁英中的菁英」早就決定了他的人民行動黨才是世上唯一稱職的「菁英群體」來持續統治新加坡嗎?中共集團標榜「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以及「黨要管黨、從嚴治黨」,還不是基於相同邏輯?「贏家等於菁英,菁英不能失敗」的專制毒素還要肆虐多久?

所謂民主制度不符合東方文化的說法,始終自欺欺人。當年,韓國民主運動領袖金大中曾經反駁李光耀的說法,強調東方哲學不乏符合現代民主理念的思想,亞洲民主人權改革的最大障礙是來自像李光耀等專制統治者及其辯護者的抵制,而非文化遺產。他又諷刺新加坡連嚼香口膠都要管,與李光耀聲稱政府不介入家庭私人事務的說法自相矛盾。近日,臺灣前總統李登輝也有感而發:「李光耀和我思想不一樣,我是主張自由民主,李光耀則是主張亞洲價值,就是中國社會五千年歷史,皇帝制度要管到底,一家族全家人都要管政治。」可謂一語中的。美國知名學者杭廷頓曾經說過「李登輝過世的話,臺灣民主還能留下來,但是李光耀過世,制度無法留下」。是否如此,拭目以待。兩位李先生的格局和見識終究大相逕庭。

五、反腐倡廉論。這是李光耀政權一直標榜的標準論述,意思是政府高薪養廉,官員兩袖清風,人人光明磊落。然而,這些只是表象,實情是小惡不作,大惡無形,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需知道整個新加坡的主要產業都是由新加坡政府全資成立的淡馬錫控股公司操控。後者掌握了新加坡最重要、營業額最大的企業,包括新加坡電信、新加坡航空、星展銀行、新加坡地鐵、新加坡港口、海皇航運、新加坡電力、吉寶集團、萊佛士飯店等,可謂主宰了新加坡經濟命脈,而且它還參股在新加坡報業控股及新傳媒。與其稱之為「國家資本主義」,不如稱之為「由李光耀集團操控的國家資本主義」,更加名副其實。此外,淡馬錫控股公司還把大約一半資產投放在外國,銀彈遍佈印度及印尼的銀行、澳洲及馬來西亞的電信公司、中國的銀行、巴西的油氣公司、香港的屈臣氏集團等。2002年,李顯龍之妻何晶更被任命為淡馬錫控股公司執行董事兼CEO,不惜拋頭露面,足見李光耀家族全面把持新加坡的經濟命脈,所言非虛。淡馬錫控股公司一向不公佈財務報表及高層管理人員薪酬,決策秘密而不透明,腐敗行徑當然極有機會做到「大惡無形」。這裏還沒有談到比淡馬錫控股公司更加神秘的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財富往來及人員薪酬當然諱莫如深。如果現在還有人認為李光耀家族以及一眾涉足這些企業的權貴高層,清風兩袖,毫不貪腐,恐怕對「大惡無形」的經濟犯罪結構及三大核心元素,亦即貪腐(corruption)、陰謀(conspiracy)、裙帶(cronyism),茫然無知。

六、儒家聖王論。李光耀骨子裏有著一個「儒聖夢」,幻想樹立一個史無前例的儒家王國。昔日清末大冒險家康有為視孔子為「素王」,暗示自己為「真王」,寫出《孔子改制考》,盡情在遠古那位「孤魂野鬼」語錄的基礎上,想入非非,自我意淫,不過康有為能力不足,運氣不好,最後奪權失敗,亡命海外,勾東結西,怨氣衝天。及至現代,李光耀卻大不相同,時來運到,能力充盈,獨立成國,坐擁政權,在新加坡逐步實現其標榜「君臣父子綱常等級」的儒聖專政夢。遇有反對,他說這是東方文化、儒家寶藏、華夏基因,洗刷不掉,大家應該認命遵命,放開懷抱,盡情享受儒聖帶給大家的優質生活,大肆推廣,自鳴得意,自得其樂。

通讀歷史,可知李光耀生前的言論跟康有為當年的真實言論(而非經竄改後的所謂憲政民主言論)高度一致,因此李光耀的治國理念根本毫無「原創性」,只不過是拾人牙慧,推而廣之。關於政治制度,康有為早在《答人論議院書》一文中寫道:議會只適合西方,「中國不可行也」,原因在於「君猶父也,民猶子也,中國之民,皆如童幼嬰孩,問一家之中,嬰孩十數,不由父母專主之,而使童幼嬰孩自主之,自學之,能成學否乎?必不能也。敬告足下一言:中國惟以君權治天下而已。」在他受任辦《官報》後,以宋伯魯之名上奏,不但要求全國大小官員和學生「一律購閱」他營辦的報紙,而且要求「各省民間所立之報館言論」,「皆令先送官報局,責令梁啟超悉心稽核」,「有非違不實,並令糾禁」。由此可見,康有為所無法做到的,李光耀卻通通做到了。百多年來,中國和新加坡的政治實踐也就不外如是,了無寸進。當然,李光耀曾經承認過儒家制度的弱點,在於「政府弱勢」時往往衍生裙帶關係和徇私枉法,但卻強調誠實和公私分明才是儒家精神(難道這些不是其他文明的精神嗎),因此自己的管治文化更注重公開透明。但是誠實地箝制言論自由,公私分明地扶植國家資本,又有意義嗎?

毛澤東曾經說過:「一旦中國共產黨也尊起孔子來了,就說明你也到時候了,就說明你統治不下去了,要靠他來維持你的統治了。」如不因人廢言,可謂一語成讖。李光耀靠尊孔,習近平也靠尊孔,大家可以放眼看看他們的政權何時就會「統治不下去」。

綜觀李光耀一生,我無法否認他的獨裁統治能力和獨裁統治運氣,也無法否認他的確為自己和跟隨他的新加坡官員和人民創造出意想不到的財富和生活條件。然而,展望將來,這套獨裁統治制度已經難以持續。由於新加坡近年來貧富懸殊加劇,過多移民湧入,世代鴻溝擴大,網絡異議升溫,「李光耀獨裁模式」已成強弩之末。君不見人民行動黨在2011年大選得票率首次跌至新低60.14%,反對派首度拿下阿裕尼集選區。當年李光耀拋出一句「阿裕尼選民會後悔5年」更引起軒然大波。總理李顯龍也不得不承認,李光耀風格不合時宜,新一代未必接受,政府必須回應反對聲音。當時李光耀與吳作棟也不得不宣佈辭去資政職位,表面上淡出政治前臺。此外,人民行動黨內部可能在李光耀死後出現裂痕。63歲的李顯龍聲望不及父親,早前確診罹患前列腺癌。一旦他退下政壇,人民行動黨內部的權力真空將會更加明顯,新加坡前景將會掌握在年輕一代的公民手中。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