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建發: 拿別人的錢來替自己圍籬笆

2015-04-02|来源: 自由時報

在韜光養晦之後,中國的下一步作為是甚麼?

中國共產黨長於心戰,善於利用人性「畏懼」與「貪婪」的元素,在屈服或收攬對手上,慣用的模式是:(一)屈服對手:先「表現強勢讓對方心生恐懼」,接著「拉長時間,利用宣傳令其發酵」,然後放出巨大威嚇訊息,最後「逼對方主動投降」,不戰而屈人之兵;(二)收攬對手:先「畫大餅,吹噓利害」,接著「拉長時間,利用宣傳令其發酵」,然後放出誘餌、建立樣版、鼓譟、造勢,最後「誘使對方不僅甘心納貢,還伏首稱謝」。前者見諸習近平對臺灣綠營「地動山搖說」的操作,後者,則見諸以北京為中心,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拉歐聯亞的主場外交作為。

「亞投行」的成立,風風火火,顯示共產黨真有一套。既是陽謀,也是陰謀,它配合「一帶(絲綢之路經濟帶),一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大計畫,明擺著招牌,讓大家拿錢來湊合,以遂行其自身的大戰略構想。所謂的「一帶」指涉中國西北連接中亞與歐洲地區;「一路」涵蓋中國東南沿海6省、東南亞、南亞、中東、北非以及歐洲。「一帶,一路」與「亞投行」表面上是為經濟開發,是陽謀,但其骨子裡是為了構築與拓展安全網絡與工事的陰謀。也就是說,經濟開發是次要目的;軍事安全才是主要目的。

眾所皆知,中國的政經中心在東南沿海,最大的威脅亦然,尤其面對以美日的同盟勢力。基此,一邊構築「一帶」,穩定後院,以便因應來自東南沿海持久的威脅;另一邊,假歐亞諸國對「亞投行」的聚資,來主導「一路」的安全防禦工事,這種作為,既有力,又避免招惹,是以經濟開發之名來建構安全環境的做法,是「韜光養晦」戰略思維的升級版。只是,在韜光養晦之後,中國的下一步作為是甚麼?我們不能不看遠一點,居安思危。

中國很早就構想打通印度洋與太平洋之間的戰略通道,2005年後尤為明朗。中國試圖在印度洋和南海上搭建所謂的「珍珠鏈」戰略--在沿線斯里蘭卡的漢班托特、孟加拉的吉大港、巴基斯坦的瓜達爾以及葉門的木卡拉等港口進行商業投資,為的是化解能源安全的不安與焦慮,並透過和那些與印度有所嫌隙的南亞國家的經貿合作,強化軟實力網絡,以便對應印美聯手的箝制勢力,而加以反圍堵。

尤其自2012年9月11日,日本宣佈釣魚臺國有化後,中國對於這條戰略線的經營更不遺餘力。2012年底習近平掌權後,除了努力建構臺灣海峽北端入口一帶的海西自貿區,充實沿海的戰備動員能力,並積極宣示安全領域,包括2013年11月23日,宣布在東海設立防空識別區,今年1月12日,公告在海峽中線以西空域劃設M503等4條新航路,向海峽中線擠壓。除此之外,中國也積極在南海諸島填海造陸。將這些個別的作為串起來看,「一路」的戰略意圖乃更形清晰。而主導「亞投行」,以集體投資亞洲為幌的戰略建構,簡直是湊合大家的錢來替自己圍籬笆,既能借力使力,又可避人耳目,甚是巧妙。

不過,北京也不要高興得早。終究,紙包不住火。這等雕蟲小技終會被拆穿。只要對手的國家利益與安全被沖擊、只要亞洲夢被現實的浪潮給驚醒,再瑰麗的夢也將隨之湮滅。北京的銀彈攻勢固可能收買周邊國家的官商勢力,但民間的反中意識卻難以遏抑,甚而更盛。暗潮洶湧的香港反蝗蟲、越南、緬甸、中亞等地的反華暗潮即是例證。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中而眾星拱之。」習近平欲稱霸亞洲不倡普世價值,不圖正道,只用謀略,專搞些操弄人性「畏懼」與「貪婪」的機巧,不僅無法給中國太平歲月,恐會給未來子孫添增更沉重的負擔。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