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整肅福建幫與緝捕陳由豪

2015-03-29|来源: 民報

陳由豪追訴時效將在2016年屆滿, 2009年海基會及海協會簽訂的《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根本形同虛設。

臺灣前東帝士集團總裁陳由豪,涉嫌東華開發掏空案,捲款新臺幣623億元,自2001年起潛逃中國大陸多年,攀附福建地方黨官權貴,以翔鷺集團名義在福建省內大舉投資石化及酒店等經營項目,越撈越多,光以2012年5月在漳州投資的5個石化項目來說,總金額已高達人民幣300億元。多年以來,他因背信罪嫌,身為臺灣十大通緝要犯,目前依然逍遙法外,甚至老來得子,大搖大擺接受臺灣媒體訪問,但卻從來未被遣返臺灣受審,追訴時效將在2016年屆滿。情何以堪?

需知道2009年海基會及海協會簽訂的《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根本形同虛設。我們無需斟酌詳細條文,因為如有違反協議,一概交由兩會協商,最後取決於政治實力,結果當然不了了之。中共所謂「協助」臺灣「遣返人犯」,只是一種「協商後的恩惠」,毫無「法律上的義務」,一紙協議,空廢無力。

綜觀全局,同類涉及貪腐、陰謀、群帶關係的臺灣財經犯罪嫌疑人潛逃中國案件,可謂多不勝計。探其因由,主要有三:一、福建共產黨官僚包庇利用;二、臺灣政府高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三、臺灣檢察機關執法不力。其實,如要突破這三點,非不能也。關鍵在於知識與行動。掌握中共政情,無懼政治壓力,檢察專業獨立,必能緝捕起訴。

上述第一點正是問題癥結所在。陳由豪等臺灣財經犯罪逃犯一直被中國地方黨官豢養利用,狼狽為奸,貪腐斂財,早已眾所週知。以陳由豪為例,他在福建的靠山當然離不開福建省內一眾貪官。如今靠人人倒,正是臺灣當局要求中國當局把他遣返臺灣的大好時機。此話怎解?

故事恐怕要從頭說起。先談談徐綱。今年3月20日,中紀委忽然宣佈:福建省副省長徐鋼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現正接受中共內部調查,成為中共十八大後被查處副省級或以上的「福建首虎」,轟動一時。綜觀徐綱仕途:2003年7月,他出任福建省交通廳廳長;2005年底,在當時福建省委書記(一把手)盧展工(2004年2月至2009年11月)的提攜下,把他轉任福建省經貿委主任及省國資委主任;2008年4月,盧展工更派他出任泉州市委書記,享盡「肥缺」油水,搜刮各大房地產及工程項目;2013年2月,尤權接替孫春蘭出任福建省委書記大約兩個月後,把他升任福建省副省長,其實明升暗降,乘機拔除他在泉州市的龐大勢力;2014年3月,中央巡視組進駐福建,通過互聯網放風,指民眾舉報徐綱涉及交通工程及房地產項目腐敗及權錢交易;今年3月,徐綱終於落馬,從此失蹤。

就在中紀委宣佈徐綱落馬同一天,香港《文匯報》引述中共黨媒通稿,盡情刻畫一個「三不」徐鋼:「不講政治、不守紀律、不講規矩」。為何黨媒現在棒打落水狗?歸根結柢,恐怕正是因為習近平討厭徐綱,挾怨報復。坊間流傳,當年早有省級領導表示徐綱「尾大不掉,本來可以通過溝通解決的事情,卻非要鬧出輿論問題來,不講政治,不守紀律,不懂規矩」。事緣2008年10月,福建省委同意了省交通廳關於湄洲灣港口(泉州、莆田)體制一體化方案,但時任泉州市委書記的徐鋼先同意,後反口,擺不平利益,極力反對,甚至鼓動民眾反對方案,掀起輿論焦點,導致省令難行,後來更將其策劃鬧事的責任推卸給省交通運輸廳,導致上述方案流產。及至2010年,福建省湄洲灣港口管理局宣稱他們將全力執行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指示,儘快完成一體化方案,充分顯示習近平十分支持這個曾經被徐綱極力阻撓的方案。此後,習近平上位,鎖定「非我族類」的徐綱,挾怨報復,開啟了後者的悲慘末路。

值得注意的是,針對徐綱下臺,中共黨媒的結論竟然是:「徐鋼尚在調查之中,究竟會不會拔出蘿蔔帶出泥,我們拭目以待。」如此公然「亮劍」,那麼誰才是那些被帶出的「泥」呢?剛剛說過,徐綱的大靠山就是時任福建省委書記盧展工。然而,曾經身為黑龍江插隊知青的盧展工,跟習近平在福建任職時,二人合作並不愉快,不知是否有瑜亮情結,終究一山不能藏二虎。2001年,盧展工從全國總工會空降福建省,出任省委副書記,與時任省長的習近平搭檔,但是二人並不咬弦。僅一年之後,習近平即調至浙江出任代省長及省委書記,盧展工則接任福建省長一職,並於2004年升任福建省委書記。畢竟,盧展工當時官運不差,可謂與習近平分庭抗禮。盧展工的後臺就是尉健行,而尉健行就是與江澤民、李鵬等人同輩的中共元老。眾所週知,習近平綽號習大大,不買江澤民的賬,不買李鵬的賬,如今又豈會買尉健行的賬?一切盡在不言中。一旦習近平決定向尉健行開刀,盧展工、徐綱就會逐一成為首階段權力鬥爭的犧牲品,如今端倪已現。「泥」之為何物,不外如是也。

當我們了解到盧展工和徐綱的「非習族類」背景,再攤開陳由豪在福建發展翔鷺騰龍集團(翔鷺集團)的時間來看,陳由豪與這些所謂「福建幫」狠角色的關係也就昭然若揭。翔鷺集團正是在盧展工出任福建省委書記之後,以及進一步在徐綱出任福建省經貿委主任之後,獲得超速和驚人發展,難道一切純屬偶然嗎?翔鷺集團旗下有化纖、石化、特種樹脂、酒店、房地產、健康管理等企業,總銷售額人民幣300億元,員工逾5000人,集團總營業額逾人民幣1000億元,放眼目前中國國情,難道絲毫沒有官商勾結或官商共謀的成分?如有勾結官員或被官員操控的成分,難道福建省一把手及其下屬完全沒有插上一手,利益均霑,分贓斂財?稍為了解專制腐敗的中國國情者都已瞭然於胸。畢竟,上述只不過是冰山一角。

進一步來說,《亞洲週刊》曾經揭露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與翔鷺集團總裁俞新昌的勾結關係,導致陳由豪輕鬆取得福建省內大塊工業用地,而且獲得中國銀行融資。反觀陳由豪多次聲稱自己只是在中國「打工」,泣訴自己絕非「債留臺灣,錢進中國」,難道大家會真的相信他嗎?由此看來,陳由豪不但是尉健行、盧展工、徐綱的「白手套」,更加是江澤民家族的「白手套」,但卻偏偏不是習近平家族的「白手套」。打錯工,站錯隊,歸錯邊,結果當然就是形勢逆轉,今不如昔,隨時身敗名裂,身家性命財產岌岌可危。潛逃捲款離開中國大陸,恐怕正是陳由豪之流目前唯一的理性選擇。難道以習近平為首的共產黨會放過他嗎?當中充滿中共高層的權鬥策略盤算,縱放抑或拘禁,我們難以知道。但是臺灣檢察機關就會這樣輕易繼續縱放陳由豪之流嗎?我們需要知道。

如果真的決志不會放過陳由豪這類重大逃犯,臺灣檢察機關及人員應該獨立自主,發揚法治精神,直接前往中國大陸把陳由豪緝捕歸案,遣返臺灣,提出起訴。這是上策。這項建議完全符合目前臺灣憲法及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合憲合法合情合理,從來無需仰賴兩會所達成的司法互助協議。只需摒除臺灣政客干預及長官壓力,以及掌握陳由豪藏身及藏金之處,依照臺灣法律逮捕及蒐證即可。美國在老布希時代突襲緝捕巴拿馬獨裁者諾瑞嘉(諾列加)(Noriega)一案,已成國際刑事執法先例,可作參考。當然,如要過程更加順暢,免生枝節或外交風波,臺灣有關部門可以酌情要求中國大陸當局適當配合及提供必要便利。這是中策。但關鍵還是在於善用最近盧展工及徐綱一系貪官在中國失勢的契機,要求目前中共福建省當權派允許遣送「非我族類」的陳由豪返臺受審,既可順勢掀開這隻「白手套」在中國大陸的違法經濟地盤,也可便利兩岸當局分別清點與追回其違法資產,相得益彰。鑒於「福建首虎」最近倒臺,目前中國當局清算陳由豪,以及允許遣送陳由豪返臺受審的意願可能有所提升。如此大好良機,怎能白白錯過?再多官僚算計,不如立即行動。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