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梁振英要強好勝再戰練乙錚

2015-03-22|来源: 民報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的女兒梁齊昕素以敢言著稱,但近日疑似遭到父母約束噤聲。梁齊昕臉書貼文稱,「梁小姐將會離開香港一會兒」,「梁齊昕小姐將無限期地婉謝和拒絕邀請、來電和通訊」。(梁齊昕臉書)

3月19日,《信報》特約評論員練乙錚發表《梁齊昕的處境不就是香港人的一個縮影嗎?》一文,引發梁振英「要強好勝」的激烈反應。事緣17日梁振英女兒梁齊昕先後在臉書發帖表示遭母親打罵,要離家出走,又召救護車到禮賓府,後來梁振英指齊昕有健康問題。19日,練先生發表上述4000字鴻文,就事論事,條分縷析,說明梁齊昕與香港人處境相當類似。梁振英同日致函《信報》,指責練文是「政治攻訐」。《信報》翌日刊出全文。《信報》總編輯郭艷明表示練先生的個人立場不代表《信報》;至於事件會否影響日後《信報》處理練先生的文章,她表示「以後的事我完全無補充」。

記協主席岑倚蘭個人認為:事件嚴重性有別於2013年1月梁振英向練乙錚發律師信一事,未至影響言論自由,現時梁只是「請」練及《信報》「停手」,尚稱不上向他們施壓。至於為何獨批練文?她相信或因練文最有系統及詳盡,擊中梁振英要害。獨立評論人協會召集人呂秉權個人認為:練文只是以理評理,梁的批評言重了,但明白父親緊張女兒的心情。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譴責梁的行為,指其嚴重箝制本港新聞、言論及表達自由,試圖妨礙傳媒評論涉及公眾利益的事務,極為不當不智不堪。

放眼事實,梁振英的信函署名「梁振英」,重申「懇求大家給予齊昕和家人空間」,批評練「不顧我女兒的健康狀況,借題發揮,我表示極度遺憾。我作為行政長官,不介意有不同意見,但即使政見不同,亦不應利用公職人員家人的健康或情緒問題,達到政治宣傳目的」,表示「政治攻訐,禍不及家人,這是做人做事的底線,請練先生及貴報停手」。

當大家細讀完這些句子後,不妨倒抽一口涼氣想想:他聲稱的「受害者」究竟是指狼英自己,抑或齊昕?這正是梁振英「語言偽術」爐火純青之處。一方面,他指大家「不應利用公職人員家人的健康或情緒問題,達到政治宣傳目的」,那麼他口中所謂「政治宣傳」的受害者,顯然不是不涉政治的齊昕,而是政棍狼英自己;另一方面,他又說「政治攻訐,禍不及家人」,他口中的受害人竟又變成了齊昕,而且還要擺出一副「一人做事一人當」的偽善架勢。一句到尾,他的言論前後矛盾,自暴其醜。更重要的是,狼英根本沒有具體指明練文哪些話是他認為已經「禍及家人」的「政治攻訐」,變相等同針對全文作出罵街式全面宣洩和批判,要求練乙錚及《信報》「停手」,不要再撰寫或再刊登關於齊昕的任何評論。套用他的術語,這種說法已經逾越了「做人做事的底線」,我們「懇求」狼英「給予練乙錚及《信報》空間」。

畢竟,練乙錚的文章究竟說了些甚麼?簡言之,他以齊昕之於梁家,比喻香港之於中國,指出:兩者同受英國文化影響;在子女當中剛好排中間的「中間子女」齊昕和香港一樣,性格獨立,自求多福;各自回歸禮賓府和中國後,得到某些物質好處,但是「距離拉近了,甚麼雞皮疙瘩,都看得更清楚」,關係變壞,強者也就不再客氣,形成「專制家長永遠是對的,反對者都是神經失常」的怪異想法。這些說法切中要害,沒有超越合理評論範圍,忠於事實及歷史。真不懂狼英為何如此氣急敗壞。

依我估計,最令狼英惱怒的,可能是練文第8點:「最後,回歸者有悔意,要求獨立自主、命運自決」。其中有一段說話可能直接刺痛了這位共產黨員的敏感神經:「梁齊昕反感來自家庭的壓力,對父與母皆失望之後,萌生去意,為了自身幸福,寧可放棄父母可以提供的豐盛的物質生活,也要追求獨立自主,最後更在FB宣布要離家出走不回頭」;「港人一樣,回歸之後,先是於國教洗腦一事上反赤化與共產黨劃清界線」,「再於政改事上對國家政權進行公民抗命,最後提出了『命運自決』的訴求」;「家庭解體、國家分裂,一般都是萬不得已、令人神傷之事,但弱者鼓起勇氣毅然求去,往往都有值得同情的理由,而強勢家國之首長,無論怎樣吹噓自己理直氣壯,亦必有嚴重理虧失誤處。」

練乙錚繼而引用愛爾蘭作家王爾德(Oscar Wilde)諷刺劇《一個輕於鴻毛的女人》中的名句:「起初,為人子女都愛慕父母。稍長,他們會批判父母的是與非,但結果很少會原諒父母的」,並以這個他自稱「並非放諸四海皆準」的子女對父母「愛慕—批判—不原諒」三段程式,質疑這至少有可能是「梁齊昕自覺或不自覺符合了的程式」,同時如果把它「用在陸港關係之上(擬人化為政治上的父子關係),可能更恰當」。他進一步指出香港人本來都「愛國」,但是在新一代心目中,「已經變得愚不可及」,「因為生於自由,活在資訊世紀裏,知道的比以前多,更學會了思考、批判」,不會再接受「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之類論調,「絕對不能寬恕國家、政權做過的、還在不斷做的種種壞事」,連帶他們認為是「愚忠」的上一代也無法寬恕,「楚河漢界、井水河水,一刀兩斷,就如王爾德劇中的兒子否定老子那麼堅定灑脫」。他的結論是「政權猶如父權,落實到具體處,纍纍的惡行會有同樣後果,虛偽的言辭掩飾或者豐盛的物質買賄都終歸無用」。

從「齊昕離家出走」到「港人獨立自主」,練乙錚演繹得淋漓盡致,相當發人深省,如此秉筆直書,當然惹怒狼英。沒錯,練乙錚顯然是「借題發揮」,但卻完全配不上「政治攻訐」、「禍及家人」、「超越底線」之類刻毒涼薄的公開污衊。梁振英不願面對家庭及社會現實,進而把練乙錚的公允評論誣為「政治宣傳」,以「黨員之心」度「君子之腹」,妄圖轉移焦點,畢竟思想幼稚,行為粗獷,要強好勝,自取其辱。

事實上,評論梁齊昕家暴疑雲的人很多。練乙鍊、本人以及許多獨立評論人士早已發表相關評論。但值得注意的是,在19日當天,其他報章也發表不少談論同一事件的文章,甚至評論梁振英個人及其施政,當中包括黨的喉舌報章。環顧香港,借題發揮,不知凡幾。

例如《大公報》在同日《給梁齊昕的一封信》文章中,勸告梁齊昕應該完全了解梁振英「要強好勝的個性」,而梁振英現在要完成「香港從來未有過的『一人一票選特首』這樣的創舉」,希望梁齊昕為正承受很大壓力的父親設想。(試想:擁有「要強好勝的個性」之人適合做政治領袖嗎?毛澤東、史達林、希特勒、波爾布特是不是「要強好勝」?邱吉爾又如何面對選舉失敗?)除此之外,資深傳媒人鄧藹霖於《經濟日報》發表文章,質疑梁齊昕聲稱遭母親掌摑,梁振英否認有家暴,因此「他們父女當中,必然有一人是在說謊話吧」,同樣切中要害,思維周密。《am730》也有一篇題為《先解決問題》文章,建議梁振英「最好辭去公職,先解決家庭問題,才再考慮服務社會」。

問題是:為甚麼梁振英不通通寫信給他們,「請」他們一起「停手」呢?畢竟,他們這些文章的內容又是否「政治攻訐、禍及家人、超越底線」呢?如果梁振英認為「是」,他應該接受「妄想癥」精神病治療,遵照醫囑,搬離禮賓府,好好休養,辭職下臺,普天同慶。如果梁振英認為「不是」,他也應該接受「偏執癥」精神病治療,待人態度因人而異,前後矛盾,思維紊亂,結論同上。死咬著練乙錚不放,新仇舊恨湧上心頭,心胸狹窄的他,目前恐怕不會聽得見其他評論人的同類批評。

需知道2013年1月練乙錚曾經在《信報》發表題為《誠信問題已非要害,梁氏涉黑實可雙規》一文,後來也收錄在其文集當中,全文分析梁振英背後糾纏的中國官場派系關係,直指「是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可說是紅色父系與黑色母系結合的產物」,黨可以「雙規」清查「涉黑」的梁振英,觸發首次有現任特首就民間政治評論向傳媒恐嚇採取法律行動。當時,記協批評梁振英扼殺言論自由,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炮轟梁搞文字獄,引發寒蟬效應。事件最後不了了之。

時至今日,梁振英再放一個響屁,不再講「你犯法」(針對過去),而是講「請停手」(針對將來),畢竟寒蟬效應大同小異,甚至可能更加深遠。因此,我呼籲記協及全港有識之士不應如現在般坐視不理,低估惡果,反而應該團結一致,防微杜漸,清晰地向梁振英說:「你要強好勝,你眥睚必報,請停手!」

綜觀全球,的確有些小器政治領袖要強好勝,控告傳媒誹謗,不忌諱自己手上的政治權力,進而利用司法力量對批評者宣示:「你犯法,請停手」。新加坡前內閣資政李光耀及其兒子兼現任總理李顯龍,多次以誹謗為由控告傳媒。例如在2010年,美國《紐約時報》旗下《國際先驅論壇報》的一篇評論,將李氏父子列入「亞洲王朝」名單,據稱令人以為李顯龍不是靠自己實力擔任總理。報章最後向李氏父子道歉,並向他們及前總理吳作棟賠償約100萬港元。此外,意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也在2001年7月控告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指封面故事《為何貝盧斯科尼不適合領導意大利》誹謗自己,但法官駁回其指控,上訴也同樣被駁回。儘管如此,綜觀全局,西方民主國家元首很少控告傳媒。例如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被傳媒指他和妻子希拉里在1993年爆出的「白水案」中非法圖利,又指希拉里與已故白宮法律顧問福斯特有染,更影射福斯特的死不是自殺而是謀殺。克林頓非常憤怒,但沒有控告傳媒,維持最高政治權力的謙抑性。很顯然,梁振英不是擁有這類胸襟和自制能力的政治領袖。

此外,歐洲人權法院表示:「言論自由」是構成民主社會的根基之一,也是「民主社會」的核心,因此政治人物需要容忍對自己的批評,甚至尖銳的攻擊。歐洲人權委員會也認為:對「言論自由」的限制是有必要的,但這些限制不得用於遏制傳媒就政治人物的言論和行為,除非有關評論不公允、不合法,而且對個人品格和名譽造成負面影響。至於美國最高法院1964年紐約時報訴沙利文案,也確立了與言論自由及出版自由相關的「真實惡意」(actual malice)原則。這項原則表明:只有在政府官員或政治人物舉證並證實新聞媒體具有「真實惡意」的前提下,才能對新聞媒體報道提出誹謗訴訟。所謂「真實惡意」是指:明知資訊是錯誤不實(knowledge that the information was false),或者完全漠視而不去查證它是否錯誤(or with reckless disregard of whether it was false or not)。衡諸上述先進法理,以及目前香港略嫌老舊的誹謗法例,練乙錚的文章既無上述「真實惡意」,也無捏造事實,更屬公允評論,毫無違法可言,因此梁振英應該撤回「請停手」這類濫用權力的恫嚇言論,為自己的「要強好勝」言行公開道歉。

及至21日,特區政府高官還恬不知恥,反而更加大言不慚。警務處處長曾偉雄針對外界質疑警方處理梁齊昕疑似遭受家暴事件的手法,竟然表示:一、網上有很多事情和言論,「不可能就個別人士在網上講過甚麼就走去調查」,反問記者「你在網上講的事都不希望警方走去調查,是不是?」(果真如此,許多犯罪調查人員都可立即被裁撤。當天齊昕說被施暴,又召喚救護車,結果只是換來警方說一句「你不會希望警察真的走去調查吧!」腦殘至此,簡直混賬!)二、他留意到有報道將「家暴」和「親屬之間的暴力」混淆,聲稱家暴是指配偶及有親密關係的伴侶之間的暴力,如無此等情況,警方處理家暴的相關指引就不適用,至於家人之間的暴力則是另一問題。(這裏不是法院,我們無必要跟他咬文嚼字,反正現在就是疑似家長對子女施暴就是了,請他不要轉移焦點!)三、他不想揣測究竟有無發生過暴力或者哪種暴力。(他從來不用揣測,只需立案調查,但是他卻擺明不做。)這種擺明「吃案」態度,出自警隊一哥之口,更見香港特區政權禮崩樂壞。

總而言之,梁振英再度攻訐練乙錚的評論文章,已經再次為香港言論自由及出版自由響起紅燈。試圖比較這次攻訐與上次攻訐何者更加嚴重,畢竟毫無意義。與其自求多福,不如認清狼英真面目,拒絕他繼續說三道四,反對他繼續干預傳媒和評論人士,團結抗爭,永不鬆懈。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