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博學】 一對九十九的戰爭

2015-03-15|来源: 民報

財富集中,慈善集中,工業集中,當世界走向極端時,解決的方法就是重新分配。

美國有一位商人叫伊方修納,因為喜歡戶外攀巖活動,所以發明了巖釘,從此創立一家戶外活動器材公司,修納並未因為事業而停止攀巖,可是他卻在攀巖中發現,他所喜歡的山壁,被巖釘釘得滿目瘡痍,修納為美麗的山感到抱歉,於是他改造巖釘,變成巖砌,利用張力原理固牢巖壁,不必破壞巖壁,可以達到巖釘的效果,從此山壁不會被登山者弄得滿目瘡痍。

修納的戶外活動器材公司,也生產羽毛衣,而他的主要原料是棉花,但是修納又發現不管是印度或美國本土棉花,生產過程用水量,和農藥化肥都過度使用,於是修納決定採用比較貴的有機棉花,減少防寒衣的產量,降低對地球環境的破壞。修納的公司叫PATAGONIA,是全美最大戶外器材公司,年營業額2億6千萬美元,還不斷成長,賺大錢不正是企業的好事嗎?但是修納說,產量更大,只是對地球破壞更劇而已,所以他限縮公司成長,每年不得超過百分之五。

修納從沒忘記自己的初衷,愛環保和愛地球,這樣有良善出發點的企業,稱為社會企業。對修納而言,事業越大,產量越多,賺錢越多,並不重要,保護地球環境,比金錢更重要。修納說過一句名言:「在死去的星球上,沒有生意可以作」。從平凡人到大公司老板,修納沒有改變愛護環境的初衷。

每次看到修納的公司,我會想起臺灣慈濟的志業,同樣以環保起家,從手工蠟燭作起,到現在成為跨世界的慈善事業,慈濟從他的良善開始,成就他今天的大事業,但是,也因為慈濟的大,成為被攻擊的對象,於是萬般指責,隨之而來,正好印驗了上人自己常說的一句話:「事大業就大」。

作更大事業的人,難免要背負更大的業障,本來行善學佛都為了消除業障,可是一但走偏了路,就要累積更多的業障了。所以能渡多人者,需有更大毅力和智慧,道理是相通的,問題在於努力擴張事業版圖時,慈濟是否忘了初衷,行善或環保,是否相互抵觸?更重要的是分配正義的問題,慈濟是否能夠兼顧?

世界上所有的社會福利事業存在的原因,本來是為了解決不同社會的分配不公,但是往往自己也成了分配不公的一環。就像極端氣候一般,人類的從眾心理和極端行為,造就了大者越大,小者更小。今天世界上所有領域,幾乎都出現一樣的問題。

慈濟的環保事業,本來是從一家廢棄的寶特瓶收集開始,現在發展成為全臺灣五千四百六十二家據點,收集志工數十萬人,當然也排擠了一些以撿破爛為業的弱勢者。這些廢棄保特瓶,經過清洗壓縮,切割後重新抽取聚酯原料,再製成毛毯等日用品,南亞海嘯或汶川地震時,這些毛毯都達到救人的效果。回收廢棄保特瓶,每年估計可以降低2000萬噸碳排放,對地球也是一大功德,當然慈濟不只是環保志業,從醫療到茶園都經營,而且隨著全球化腳步越走越遠,成為跨國性事業,因為太大,所以就產生問題,因為太大,所以就產生極端。

全臺每年的善款捐贈大約四百多億,慈濟就拿走一百億,約四分之一,這個數字是聯合勸募收款的25倍。慈濟善於募款,並非慈濟的錯,這是因為人類的從眾性,和疏懶造成的,多數人自認給了錢,就作了好事,就可以消業障,至於受贈者如何花錢,並不是我的事,造成社會資源分配,不公不正義的原兇,其實就是贈與者本身。大部份的人會說:「我沒有時間,反正我相信他」,因此就算每筆錢都公開、透明,都上網公告,也很少人會去注意,也因此才會讓一個慈善事業,變成擁金千億的大財團,變成全臺第三大地主,由累積土地,走向變更開發,然後又變成開發案太多,而危及環境的事業,違背當初環保的初衷。

這個由小變大的過程,由正走斜,我想這也不是上人當初所願。好的善業,應當是留在人心,而不是留住資產。慈悲原則是眾生捐多少?慈濟捨多少?而不是弄來弄去,變成事業經營,這和中國少林寺把禪修聖地,變成觀光區的爭議沒兩樣。有錢雖然可以永續,但是永續之後呢?話說回來,有錢不是錯誤,重點是,這麼多的錢,要如何監督?如何放在正確的地方?給正確的人使用。

比爾蓋茲基金會擁金四百億美元,很少人說他有問題,因為大部份的錢來自他自己,而且只負責把錢丟給提方案的人,當然,所有案子都是經過審查,有益人類才會通過。

慈濟或比爾蓋茲等人的善念初始,是體會世界上財富集中所帶來的問題,所有的發心願力,都是為貧者服務,希望成為貧者的朋友。可是當自己從貧變富的時候,卻變成貧者的敵人,這是多大的反諷啊?

但是貧富極端是世界的問題,非慈濟所能承受。

根據統計,全球的貧富不均正加速度進行,2009年聯合國規定生活於貧窮線下的人口只有12億,現在變成20億,每六秒鐘就有一名兒童餓死,在非洲每30秒就有一位兒童因為瘧疾死亡,每一小時有2位貧窮的印度農夫自殺。

中國有兩億人生活在饑餓邊緣,但是最近中國兩會開議,站在臺上發言的36位委員代表身價是6兆人民幣。地球上比較富裕的地區,卻不是這樣,以臺灣而言,每年浪費的食物有258億臺幣,可供20萬兒童吃20年營養午餐,全球每年有一兆每元的食物被丟到垃圾場,單單美國而言,生產過量的糧食,被丟棄的就有一千億美元,但是全美還有六百萬兒童挨餓。另外地球上百分之一人口,生活的奢侈浪費,擁飛機住豪宅,就勿需多言了。

2011年,經過2008金融風暴後,美國不少中產者淪為赤貧,手持「我們是百分之九十九」招牌的示威者,佔領了華爾街,卻遭受控制軍警政府的百分之一的人,驅逐鎮壓,這個百分之九十九是這樣來的。

2013年瑞士信貸全球財富報告:90年代全球財富分配,百分之二十的人口擁有世界財富百分之八十,反過來是百分之八十的人口,分配百分之二十的財富,而最底層的百分之二十人口,只分配百分之一點四的財富,但是現在更糟,因為中產階級消失,所以百分之十的人口,擁有百分之八十六財富。頂層的百分之一人口,擁有全球一半的財富,而另一半財富由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分配,你我都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一份子。所以,不滿少數人控制全球財富,一批中產者發起佔領華爾街運動,串連了2700個城市,包括倫敦、巴黎。

活動發起人大衛格雷伯,2011年出版了「債的歷史」,他如此描述2012年4月26日一場活動,他們一行人進入紐約下城區的曼哈坦,但是全區卻宣佈為戒嚴特區,被特警「SWAT」層層包圍,最後示威者被驅趕到人權紀念館的階梯上演說,這個地方剛好面對華爾街,格雷伯在演說中說:「站在此地演說深具意義,美國憲法當初的立法者,受到有錢的貴族所控制,一開始就沒打算把人權保護入憲,但是經過反聯邦黨人喬治梅森和派屈克亨利的抗議,才勉強寫入憲法修正案,今天的美國正是如此,世界也是如此,有錢的金融界只有百分之一人口,卻控制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銀行大到不能倒,但是一般人欠債就要被清算,人權完全被漠視,如果不趕緊解決,全球將走向革命之境」。

財富集中,慈善集中,工業集中,當世界走向極端時,解決的方法就是重新分配。但是分配也是最艱難的事,因為富人反對重稅,甚至看輕窮人,貧富間的高牆一旦築起,推倒就變得不易,也因此這個時代的分配正義,才會被提起。慈濟既然是社福機構,應當把集中的財富,想辦法散出去,自己無法做的事,讓別人去做,讓千億資產回歸於零,才能杜悠悠之口,不要忘了:「一個走向革命的星球,沒有人可以倖免於難」。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