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文化】粵語禁忌

2015-01-19|来源: 广州美食攻略|标签:粤语禁忌 

廣州人的語言禁忌比其他省市的人更多,主要表現在忌輸財方面。而廣州人處理自己不喜歡的詞語的辦法,就是反著來,不但避諱,而且要變“壞”為“好”。

廣州的近代化,很大程度上是商業社會成型的過程。而語言的禁忌,也是一種商業社會特征的反映。它反映的是人趨利避害的本能,和城市市民的生活狀態息息相關。

當生活有太多的不確定性,人們就會外在地給自己強加更多的限制,以便通過外力來規范自己的言行。久而久之,就會變為一種社會風尚,甚至會固化為一種沿襲相傳的習俗。從上世紀二十年代的廣州報紙來看,當時廣州人重口彩、講求好意頭的做派,幾乎充斥民間社會、世俗生活的每一個角落。即便在今天,廣州話中,也有這樣那樣的禁忌,比如,廣州人喜歡數字8,討厭數字4,數字的禁忌與崇拜,甚至使得其他城市也開始效仿,成為了一道獨特的文化現象。

忌“輸”

廣州商業發達,所以忌諱“輸”,很多語言禁忌都和“輸”有關。通書就是歷書,也就是皇歷,但廣州話“書”與“輸”同音,不好聽,所以改叫“通贏”,也有人叫“通勝”。同樣“讀書”也要說成“讀贏”。有一種中秋夜所賣的木魚書,被叫賣者呼為“月光贏”。“絲瓜”的絲字也與“輸”同音,廣州人便把它改成“勝瓜”。茉莉是一種香花之名,但因為與“沒利”同音,所以被稱為“有莉”。

另外生意人最怕“蝕本”,所以喊吃飯為“嗌飯”。廣州人喜歡改“舌”為“脷”,因“舌”與“蝕”音近;故豬舌頭、牛舌頭改稱為豬脷、牛脷。醫生舌診,曰“伸條脷出來睇睇”。
 
忌“少錢”

廣州人以水為財,忌諱與水相反的“干”。怕干的原因是怕“荷包干”。所以廣州人把豬肝叫做“豬潤”,不獨如此,豆腐干、番薯干也被叫做“豆腐潤”、“番薯潤”。同樣是“干”,干杯時不叫“干杯”,而叫“飲勝”。

因為“杠”和“降”同音,廣州人把“竹杠”稱為“竹升”,希望“生意發達,步步高升”。做生意,停下也不好,所以廣州人乘車喊“停”叫做“慢”,該到站了叫“有慢”。廣州有淡菜,因為淡的意頭不好,所以又被叫做“旺菜”。

忌意頭不好之詞

“灰面”是舊時對面粉的稱呼,廣州不喜“灰”字,因為灰有灰心的感覺,所以改稱“揚面”,揚面的揚有“顯揚”的意思;

苦瓜中的“苦”字廣州人不喜歡,所以改成了“涼瓜”。

雞腳叫鳳爪,狗肉叫香肉,也是同樣的原因。

血也是不吉利的東西,所以豬血叫“豬紅”,香港人說“掛彩見紅”,紅也是來取代血的。


廣州人不喜歡“散”,所以雨傘,在廣州話里面叫做遮。

廣州人不喜歡說“死”,“死”乃意頭極壞之詞,是人們所諱說的,故死人曰“去世”、“百歲”、“百年”等。市井間還有“過盞身”、“唔在咯”、“返去舊時處咯”等。“棺材”改稱為“長生”、“壽木”等。廣州人把“氣死我”說成“激生我”。

廣州話里面的“伯母”音與“伯冇”相近,所以也改稱伯友(伯有)。


“大吉利市”

廣州人如果說了不祥的字句,該避諱而沒有避諱,廣州人有自己的處理辦法,就是大呼“大吉利市”,認為這么一來,便可逢兇化吉、避兇就吉。

有人連打幾個噴嚏,便立即大聲說“大吉利市”。若上街遇著出殯,也會自言“大吉利市”。吃飯時,不小心跌了筷子,也說“大吉利市”。

蓋房子,開工之前,必請風水先生擇日擇時,用紅紙寫個“開工大吉”的法帖,放一串爆竹之后動土,動土時說聲“大吉利市”,意為這樣則對蓋房主和建筑工,均認有好意頭。
  
“落地開花”

失手碎物,會急說“落地開花”,或者“歲歲平安”或“落地開花,富貴榮華”等等,和“大吉利市”的作用差不多。
  
“年年有余”

廣州人無論對什么事物,都好加以徽號,如春節除夕“團年飯”必備一味魚,吃時必剩一些,謂之“年年有余”。宴會,席中菜式特備一味“發菜炆豬手”,取意“發財就手”;還有“發菜炆蠔豉”取其與“發財好市”諧音。

因為有向上的心,所以廣州人多禁忌,正因為禁忌太多,所以在務實的根子里,廣州人也懂得變通。如,廣州人遇到該避諱的沒避諱,一句“大吉利市”,也就解開了心中的疙瘩,有時是對人講,有時是喃喃自語,一句“大吉利市”,立馬有了“刷新”心情的效果,放下包袱,輕裝上陣。廣州人就是這樣從歷史的生活中一路走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