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漫步】第64集:一些本地不宜種植的花木
澳洲園藝雜志或刊物附送一個小冊子,名為《用我來代替!》《Grow Me Instead》意思是用我來代替一些有害花木罷。

這是一本由聯邦政府與紐省政府環境保護信托部門協同首都及紐省苗圃花園業務部門合作印發的小冊子,目的要讓愛種花木的園丁和各地育苗推廣花木的商戶明白哪 些植物在紐省是有害的,不宜再種,但具有嚴格的地方性,往往這花、這樹木在這里是不適合的、有害的,在另一個區域就又是正常甚至有用的植物。

樟樹在中國華南地區是有名的用材及香料、藥用植物,樟木家具十分名貴,樟腦油在抗戰期間很名貴。但,在澳洲尤其雪梨山區就是有害的了。大約九年前我有緣倍同廣州華南植物園的生理教授一起到Gosford探訪一茶花育種家Bob Cherry,同行引路的是紐省農業局及澳洲名園藝家Macoboy先生,車行至漢斯比高地(Honsby Plateau)一帶,他們深有感觸地說:“這一帶的原始森林怕快被淘汰了”。原來樟樹是百多年前北岸開發為都市便引進來美化環境,在漫長的歷史過程它竟然“宏圖大展”十分粗生,種子發芽力極強,生長也迅速,不知不覺中就逐漸取代了發芽繁殖力較差的桉樹等桃金娘科植物(這些本地植物種子都有較堅硬外殼,成熟期多在旱季)。樟樹種子在秋天成熟,碰上雪梨的秋濕氣候,也就將勢就勢,大量繁殖了。

我們目前住的Ryde區,周圍都零星分布高大的樟樹,花園里每年都會發現零星的小樟苗在花床上,在草地的角落里,得年年清除,隅有漏掉的也已有一米高,須不斷拔除。樟樹在野外是害草,在市區有園丁照料,仍未被侵占家園、公園。可見,前面提到小冊子對害草的解釋就十分明確,“雜草,就是這里不需要它生長的 植物”語氣委婉卻十分靈活,符合實際。

澳洲是個生長在異地的年輕國家,很多事情才慢慢發現其真偽。故雪梨西北部的主要河流Hawkesbury 及西南部的Nepean流域最早發現這些有害花木,進行了幾十年研究今天找出40多個有害植物,全部經首都、紐省二地的有關單位及專家交換意見和合作擬定的。下面舉一、二例便可知在我們花園里可能存在。

如英國長春藤(English Ivy)它除了種子繁殖,每一段有節的藤都能發芽成苗、繁殖。若種子落在樹腳日后爬上樹身,根可鉆入樹皮侵害,當包圍一段樹干會窒窻樹皮,長在磚墻,便伸入磚縫破壞其灰泥(砌墻用砂和石灰等混合物)。

又如馬蹄蓮(又名Arum Lily)種子發芽力也很強,隨雨水及河溪傳到四周。獸食了果也會傳播種子(糞便傳播)目前已發現小溪、小河已被淤塞,有害于澳洲本地動植物。

因而前者已在高山區,后者在Hawkesbury砂巖區禁種。必須指出各種有害植物都有極強地區性,并非處處禁種。春天到了(雪梨地區按物候現象看是八月 中旬前后)不少人都會買苗種花木,購苗前最好先問問苗圃:這是否對環保有利?因為整個(Grow Me Instead!)計劃目的也是希望每一個花園都會對環境有利。

苗圃中可推廣的苗木大都注明對環境有利(Envivomental ‘Friendly’)可按此找苗。

另外自己花園已存有該植物,又是本區的害草(Noxious Weed)能夠改種就改種,因為當它們向外散布便有害于周圍大自然,這種由花園疏散開的有害花木便成為“花園逸野種”(Garden Escapes)。

欲知詳情可查閱Email:info@ngina.com.au。小冊子同時介紹每一種害草有三種可代用花木,圖片說明十分明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