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 第26集 突眼甲狀腺腫的中醫觀

2013-12-07|来源: 华景珍|标签:医山夜话 甲状腺 

有一天一位老病患來看診,帶來一位皮膚白皙、身材苗條的小姐,可惜兩隻眼睛像金魚那樣突出圓睜、脖子有點粗,遮蓋了她原本姣好的面容,我心裏想:這女孩原本是個美人胚子呢,病成這樣真是可惜!
她小心翼翼地坐在我身旁,似乎防備著甚麼,問了一大堆問題。

問:「醫生,妳知道我生甚麼病嗎?」
回:「知道,突眼甲狀腺腫。」
問:「這種病醫得好嗎?」
回:「有很多醫得好,不是全部。」
問:「不用開刀也醫得好嗎?」

我點點頭回答她。

她用右手按著右眼問我:「突出的眼睛會跑回去嗎?」

我答:「眼壓降下來以後,會回去。」

她不太相信我說的話,抱著懹疑的態度考起我來。「妳會把脈嗎?」

「會。」她把手伸出來要我把脈。她的脈浮而細數,顯然她的心臟負荷很大。我告訴她:「妳有感冒,體內有風邪。」

她搖搖頭不表贊同:「我沒有流鼻涕、也沒有咳嗽、也沒有頭痛怎麼會有感冒呢?」我說:「風邪深入心臟了,妳當然沒有那些癥狀。其實妳這種病我碰到過很多個,妳們真正的問題不在甲狀腺,而是在心臟。」

她開始有點相信我,用手摸著胸口說:「我的心臟常常覺得很難受,好像有東西壓著,心跳好快。有時候覺得心悸、有時候覺得好像心從嘴裡跳出來。醫生說我的心室有肥大。」

我說:「妳的心跳每分鐘都超過一百二十次,當然難受。治這個病首先要把脈博調慢下來。」

我先用針清除她的風邪。因為她的調節能力很差,我只能放慢處理速度。我告訴她:「中醫和西醫治病的原理是不相同的。無論採取甚麼方式治療,如果能讓你睡得著,脈博又越來越接近正常的每分鐘七十二次,那就是正確的療法。如果不是這樣,再高明的理論,再先進的藥,都沒有意義。」

她點頭表示同意。病人身體提供的訊息比甚麼儀器或生化檢驗的資料都重要。古時候的醫生沒有現在的先進備和檢驗也能醫很多病啊!他們憑藉的就是病人身上的訊息,像脈博呀、溫度呀、呼吸呀、臉色呀……,望、聞、問、切,四診嘛!

下完針﹐她的脈博下降到每分鐘一百零四次,感覺舒服多了。再給以清心滌痰祛風之草藥﹐交待她兩天後回來覆診。

覆診時,她的狀況明顯好轉,原本乾裂赤紅的雙唇顯得滋潤了;輕微顫抖的講話聲平靜了;懹疑的態度也改善了﹔入睡較易,也睡得比較深;脈博數沒有再升高而且比初診和緩,這一切代表所做的處理是正確的。

這個病例經過四個月的治療後,突出的眼睛恢復了,脖子也沒那麼粗了,脈博調降到每分鐘七十六次。整體看來,基本上康復了。我建議她回醫院去檢查,看看心臟還有沒有問題。

近代醫學對這種病的看法認為是甲狀腺機能亢進引起的。至於為甚麼甲狀腺激素會分泌過量則沒有交待清楚。我們發現整個西方醫學都存在這樣的矛盾,最關鍵的問題上,答案都是「不明原因」,只是它戴上一頂「科學」桂冠,所以贏得了所有人的信賴。我想那些有良心的醫藥從業人員心知肚明,現代醫學的盲點太多,侷限性太大,事實上它可能還不如幾千年前的古老中醫完善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